叶子

“雅正”与蓝曦臣

Selene与沉睡的牧羊人:

如果说双杰是理想与现实的冲突,那双璧之间就是情与礼的碰撞。

之前仿佛看到贴吧里有人分析蓝曦臣说他随波逐流,始终将家族利益摆在首位,与逢乱必出的蓝忘机相比担不起无暇璧玉的美名,身为金光瑶的义兄,又失了“义”,如此视之,自然称不上“雅正”。

这种评价实在有失公允,实在忍不住想为他说句话。

之前我有说过很想讨论一下“雅正”,所谓“雅正”,我想墨香是对这个词有所误解,“雅正”并非“雅”且“正”,也就是我们并说的典雅、方正。从语义学上来探讨,所谓雅,指的“雅言”,周人认为,正声为雅乐,而“雅言”是相对于方言的官话之意,而“正”,亦指中原正声,可见该词在最开始是一个并列结构。而“雅正”最初指的是什么呢?梁启超在《释四诗名义》中认为,《大小雅》所合的音乐,当时谓之正声,顾名曰雅。

写到这儿,我想大家也就能明白了,“雅正”,指的是《诗经》中《大雅》与《小雅》的配乐的特点,之所以称其为“雅正”,大抵是因其在审美情趣上给人以整饬和谐之感。然而,常常被我们所忽视的重要的一点是,《诗经》是一部儒家经典,其思想导向是十分明显的的,充斥着鲜明的儒家正统意识形态,其核心便是“仁”。

换句话说,“雅正”的集中体现在于“仁”。

而蓝曦臣,谁都不能说他不雅正,不仁。

在道德规范方面,蓝曦臣尊师敬长,兄友弟恭,忠家信友,克己复礼,他样样都做到了,完美得像是一个假人。这里便不具体举例说明了。

诚然,你可以说他不可爱不可亲,那是因为他不可亵玩,毕竟在《魔道》世界这块大染缸中,蓝曦臣绝对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了。但若说他不可敬不可信,假仁假义,担不起“双璧”之名,我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评论

热度(434)

  1. 叶子Selene与沉睡的羊超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