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曦澄】情迷维也纳

Jessica卡卡:





*每日一宠江澄澄(1/1)




*背景介绍:澄澄因事故眼睛短暂性失明,然后魏哥带他出国散心,魏哥嘛,不出意外地,把澄澄弄丢了。


 


*上面那个剧情是不是莫名熟悉?下面请大家观看还珠格格番外之魏燕子与江紫薇。


 


*无脑小甜饼,一发完,不要计较逻辑,因为我只是想让涣涣澄澄谈恋爱,也不要怪魏哥,魏哥也只是想让涣涣澄澄谈恋爱


 


*定在维也纳是因为当年看《黑塔利亚》,超喜欢小少爷罗德里赫(奥地利),墙裂推荐大家去那里旅游啊。


 


正文开始:


 


(一)


 


江澄本来以为,法国巴黎已经称得上是人性的荒漠了,让他和魏无羡在同一天先后丢失手机,钱包,甚至魏无羡那个装在裤子屁兜里的杜蕾斯。


 


然而现在,他如著名艺术家阿炳先生一样,拄着跟导盲棍,带着墨镜,在美泉宫附近东张西望,才再次感受到,比起魏无羡,任何人身上都散发着人性的光辉。


 


今天的一切都很顺利,天气晴朗,阳光照在脸上亦是令人舒适的热度,他们享受了酒店做的一顿传统英式早餐,随后乘坐火车到了传说中可以和凡尔赛宫媲美的美泉宫。


 


刚一下火车,魏无羡就开始跟两个外国美女开始搭讪。


 


“我前一刻还不可置信自己身处奥地利的皇宫,现在却信了,不然传说中美艳动人的茜茜公主怎么会这样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


 


然后,江澄听到一声犬吠,魏无羡故作绅士的嗓音立马变成了杀猪般的嚎叫。


 


一只成年阿拉斯加从美女身后窜出来,先是嗅了嗅江澄,接着热情地汪汪两声,冲向早餐吃了不少培根的魏某人。


 


再然后,江澄就待在原地等了一个多小时。


 


阳光已经不像早晨那么温和,晒得他鼻尖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江澄拿出手提包,摸索着翻来翻去,想给魏无羡打个电话,却怎么也找不到手机。


 


不会吧,买了两天的新机子,又被偷了?


 


江澄整个人慌得一比,他把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摸了个遍,却一无所获,这才想起早上在火车上查票时,魏无羡把他手机上的电子票展示给乘务员看后,忘记了还给他。


 


哦,这该死的人生。


 


以及最该死的魏无羡。


 


江澄绝望而愤怒地踢开了脚下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


 


他现在唯一的期许,就是那只听声音都很霸气的阿拉斯加可以替他报仇雪恨。


 


忽然,有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江澄猛地转身,用力打向了来人。


 


“混蛋魏无羡,终于回来了你。”


 


他听到一声闷哼,却没有那声熟悉的,贱贱的“师妹”。


 


江澄:“……抱歉你是?”


 


一个温柔又好听的英音响起。


 


“先生,你的卡包刚刚掉了。”


 


江澄懵懵懂懂地接过那人递过来的东西,修长的手指划过他的掌心,有点酥麻,却是十分的温柔小心。


 


不知怎的,江澄脱口而出:


 


“请问您是中国人么?”


 


对面的人停顿了一秒,英音消失,熟悉的普通话传入他的耳朵,还带着些江南地区吴侬软语的轻柔。


 


“我是,怎么了?”


 


江澄大喜过望,如同溺水的人般,紧紧握住了这根救命稻草。


 


“我可以借您的手机用一下么?我的放在我朋友那里,我朋友……被狗吓跑了……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不好意思,心里则以魏无羡为圆心,以他十八代祖宗为半径,挨个问候了一遍。


 


他听到对面传来一声轻笑,不带任何轻蔑或者鄙视的那种。


 


“当然可以,你朋友手机号是?”


 


江澄正要脱口而出,猛然想起自己和魏无羡在国际贼都巴黎被双双偷了手机,这个新号他还没来得及背。


 


“那个……我要是说我不记得了,你信不信?”


 


男人的声音更加温和。


 


“我当然信,我也常常存了号码却背不住,那你还可以想起他其他什么联系方式么?”


 


江澄疯狂地进行大脑风暴,从魏无羡小时候被狗追一直想到魏无羡长大被狗追。


 


“我……我记得他微博用户名你看可以么?”


 


他话音刚落,对面的男人再次笑了起来。


 


“笑什么?!”


 


江澄气极,对眼前人所有的好印象消失得一干二净,他装好自己的卡包,转身就要离开。


 


反正大不了去走失儿童处报警。


 


又不丢人。


 


那个温暖的手掌拉住了他,温度升高,两人的掌心都有微微的湿意,然而,有轻微洁癖的江澄只感到心底升起的一丝庆幸。


 


“我想你应该记得你酒店的名字吧?”


 


江澄坐在长椅上,听旁边的人给酒店前台打电话,接着前台小姐姐温柔地报出了魏无羡的联系方式。


 


接通后,他还没来得及破口大骂,魏无羡带着哭腔的嗓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师妹我好惨啊那条狗一直追我我要吓死了就一直跑谁知一头把一个人给撞马路牙子上了送到医院说是轻微脑震荡然后这死面瘫就不让我走估计是要讹我师妹你还好吧如果我赔不起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啊?”


 


江澄从这段没有标点符号的语句中大概知道魏无羡没有被咬伤,一颗心放在了肚子里,恶声恶气地说我很好自己打车回酒店就行,至于你要是赔不起,就卖身给人家好了。


 


挂掉电话,江澄长长地出了口气。


 


“谢谢你的帮忙,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


 


“蓝曦臣。”


 


很温柔的名字啊,和他的人一样温柔。


 


“我叫江澄。”


 


“我刚刚听到阿澄的朋友说,他似乎有点麻烦?”


 


江澄甩了甩手里的导盲棍,嗤笑一声。


 


“放心吧,他那种打不死的小强,没什么好担心的。”


 


“那阿澄准备回酒店了?”


 


“是啊。”


 


江澄感到自己的手再次被男人拉住,然后顺着他的力道站了起来。


 


“既来之,则安之,我们都到了美泉宫的门口,为什么不顺便参观一下这座哈布斯堡家族倾尽财力物力建造的著名宫殿呢?”*


 


微博看曦澄的维也纳假日




石墨看曦澄的维也纳假日




这文不是我说,清水到不行,居然要走链接(╯﹏╰)





评论

热度(1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