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江家有铃【完】

松香雅韵:

尝试做下链接,先看看行不行




【十五】【十四】【十三】【十二】【十一】【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正文开始——————————————————————————




第十六章




魏无羡隔着老远就看见蓝忘机默默立在坞湖边上的模样,弯了弯唇角,小跑到蓝忘机身后,一把勾住他的脖子。




蓝忘机顺势弯腰,转身搂住魏无羡的腰,跟魏无羡四目相对。




“走!二哥哥,喝酒去!”




看着魏无羡不同于往常的纯粹笑容,再看看魏无羡腰间系着的原本不存在的银铃,蓝忘机大致明白两人此番交谈结果。收紧了环在魏无羡腰间的手,难得露出个清浅笑容。魏无羡被他迷的七荤八素,直接吻上蓝忘机。




两人吻了好一会儿后才放开,魏无羡牵了蓝忘机的手往莲花坞外走。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带着笑意的侧脸,与他十指相扣。




走出莲花坞大门时,蓝忘机拉着魏无羡站住,魏无羡惊讶的看他一眼,随即懂了他的意思,含笑的看蓝忘机对着莲花坞方向俯身一拜


“多谢。”


     .


     .


     .


     .


     .


     .


书房内,江澄面色挣扎的看着公文,这些公文着实繁杂无趣,然而他又不想闲下来,或者说,不敢闲下来。身为江家人,清心铃铃响的原因他再清楚不过——他的心乱了。




江澄年少时曾想过自己或许会寻得一人,常伴左右,白首不离。后来又觉得一个人挺好,免得祸害他人。却没想过有天会对一个男人动心,而且认真算起来他和蓝曦臣也就相处了不过三天。多可笑,只三天,就让他喜欢上一个人。




门外传来敲门声,江澄翻动书页的手顿了顿,头也不抬的道:“进来。”




江澄本来以为是莲音来添茶了,等了许久也不见她动作,有些不耐烦抬头想催促她快点,结果这一抬头却是愣了,面前人竟是蓝曦臣!银铃清脆的响声在看到蓝曦臣的那一刻响起,江澄顿时脸涨的通红,下意识伸手把银铃紧紧握在手里。




“晚吟?”




江澄现在无比庆幸蓝曦臣不知道清心铃的意义。








跟蓝忘机谈过后蓝曦臣也想了很久,他这辈子一直都在循规蹈矩,身为蓝家宗主,他守家规,凡事皆以君子为标准;身为三尊之一,他行事皆为道义二字;身为兄长,在父母空缺的时候,他既当父亲又做母亲,只求弟弟能够有个不那么孤单的童年。然而,蓝曦臣却甚少想过,他到底想要什么。




诚然,他想要天下太平,想要兄弟和睦,想要亲人和乐,蓝曦臣可以确定他此生所做皆出自本心,却从未真正考虑过自己,他也曾想过任性,想过到母亲怀里痛哭,想过向父亲抱怨不平,想过扔下一切一了百了,可听到蓝忘机的“哥哥”,看到蓝启仁殷切期望的面庞,蓝曦臣怎么也狠不下心,他知道他永远不可能只是蓝曦臣。等时间久了,连他自己都习惯把“蓝曦臣”放到最后,先考虑蓝家和天下。




但江澄是个例外,在江澄面前,蓝曦臣少有考虑自己要不要君子的时候,只想靠这人近些,想站在他身边,想让他余生有蓝曦臣这个人的存在。这种渴望来的突然,蓝曦臣却没有想要抵抗的欲望,他想要江澄,想要江澄眼里有他,想要江澄有天能毫无防备的在他面前展露笑容。人生第一次,蓝曦臣希望世人提到自己时说的是三毒圣手的道侣蓝涣,而不是三尊之一的泽芜君。




仅此一次,可否让我任性一次?








“你来做什么?”




看着江澄绯红的脸,蓝曦臣在心里对蓝启仁道了声抱歉,到底心之所向,情难自禁。




“我想告诉晚吟一件事。”




江澄皱眉:“很重要?”




蓝曦臣点头:“很重要。”他曾告诫过自己不能辜负江澄对自己的信任,蓝忘机的话却让他清醒过来,自己隐瞒感情陪在江澄身边,又何尝不是种欺骗?若哪天事情暴露,留给江澄就只有痛苦,他之前所想,不过是怕被江澄拒绝而想出来的卑劣借口,而现在,蓝曦臣终于决定,他要告诉江澄自己的心思,就算被拒绝,他也可以正大光明的追求江澄,修仙之人寿命极长,等一个人一辈子又有何不可?




“晚吟之前说我同情晚吟,其实晚吟说错了。”




江澄皱眉,他确实一开始以为蓝曦臣靠近自己是因为同情,后来却是改了主意,毕竟世上可怜人那么多,蓝曦臣若真如此,早就因为思虑过多愁白头了。如今蓝曦臣特意来解释,江澄本因该顺势按着台阶下,但此刻却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他抬手随意晃了晃,试图打断蓝曦臣接下来的话:“行了行了,是我错了,你可以回去了。”




蓝曦臣握住江澄的手,看着江澄错愕的脸认真的道:“心疼心上人难道不是人之常情么?只恨当初我不在晚吟身边,无法......”




“蓝曦臣,你闭嘴!”手被人握住的江澄整个人都是懵的,偏偏蓝曦臣力气极大,江澄怎么也挣不开,见蓝曦臣越说越离谱,连心上人都出来了,赶紧出言想让蓝曦臣闭嘴




蓝曦臣顿了顿,看着江澄瞪大的杏眸一字一顿的说道:“江晚吟,我心悦你。”




江澄僵在原地。一个人嘴巴可以说谎,眼睛却不行,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蓝曦臣。江澄确实怀疑过蓝曦臣对自己的感情,却没想过他会这么快摊牌。面对世间嬉笑怒骂,江澄可以冷面相对,可面对蓝曦臣这样的真心,江澄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很少将人放于心上,一生真正在意的总共也就那么几人,可蓝曦臣,这个相处不过几天的人,不仅让自己将他划入在意的人的范围,甚至还在上面打了特殊印记。现在,这个人就这么站在他面前,告诉他,他心悦自己。




清脆的铃声响个不停,江澄叹了口气:“蓝曦臣,我们打一架吧。”




蓝曦臣心情忐忑的等来这么个回答,顿时一愣:“......啊?”




江澄抽回自己的手,一边揉手腕一边走到门前推开:“若你赢了,我就应了你。”




蓝曦臣眨了眨眼,逆光让他有些看不清江澄的表情,快步走到江澄身边,蓝曦臣小心翼翼的问道:“若我输了呢?”




江澄看着蓝曦臣按捺不住的欣喜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倒是想拒绝,然而铃声早就帮他做了决定:“我江家正好还缺个主母,你要是输了,就顶了这个位置吧。”




蓝曦臣被江澄的笑容晃花了眼,等江澄走出老远才反应过来,嘴角不自觉上扬到堪称狂喜的程度,他追上江澄,握住他的手




“晚吟,我好开心。”




“......蠢。”




天气正好,一白一紫相携而行




自此以后,余生不再一人










END




写完后才被我想起来的只能出现在小剧场的阿凌:




金凌(托腮):啊......舅舅什么时候接我回去




蓝愿(帮金凌处理完送过金家公文):阿凌我弄好了。




金凌(红着脸亲了一口):谢谢啦.......




蓝愿(脸红):没、没事......


(蓝愿内心旋转跳跃:我天死了都值了!!!)






——————————————————————————全文结束————————————————————————————




一点点后记:




《有铃》至此就算完了,有一些bug道友们多包容吧,懒癌晚期实在懒得改了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谁能想到我当初开写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到会有反派的出场啊摔!头都想秃了(哭唧唧)




顺便介绍下 @雪燕冰语  ,这我家娘子,勾搭到她超开心,旋转跳跃!!!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道友(深鞠躬)









评论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