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所谓起床气

松香雅韵:

 提出起床气这梗的是@雪燕冰语,我就是陪她壮胆来的(笑) 




食用注意:




1.小学生文笔,ooc有




2.本文曦澄日常




3.如有雷同或不适,删文致歉




——————————————————————————————正文开始———————————————————————————




蓝曦臣醒来的时候,天还未大亮。




屋子里有些昏暗,蓝曦臣看了下闭着眼似还在熟睡的江澄,犹豫了下还是起身洗漱。




昨天两人好不容易有时间相见,一时蓝曦臣也没控制住自己,闹到极晚,蓝曦臣现在能醒,还得归功于蓝家那准时的令人发指的作息。




江澄昨夜是贴着蓝曦臣睡的,不过好在蓝曦臣躺在外侧,倒也没发出什么太大的声响。




蓝曦臣小心翼翼的捡起地上有些起皱的衣服穿上,莲花坞现在还不到起床的时辰,要洗漱只能自己到院子外的井边打水。




担心自己水流的声音会吵醒江澄,蓝曦臣特意在屋子外贴了张隔音符,这才放心洗漱。








江澄其实在蓝曦臣起来的一瞬间就已经醒了,他一向浅眠,稍稍有点动静便会醒,更何况蓝曦臣还靠他这么近。他闭着眼躺了一会儿,听到蓝曦臣关门的声音才慢吞吞的爬起来。腰上传来的酸痛让江澄皱了皱眉,江澄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门口。




不可否认,江澄有点失落,他知道蓝家作息一贯标准,却还是希望醒来第一个看到的是蓝曦臣而非空荡的房间。由于缺少睡眠,江澄整个脑子昏昏沉沉的,脑袋也一直保持正对着大门的方向,直到蓝曦臣开门才反应过来,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








没有正经洗漱用品,蓝曦臣也就草草整理了下。推门进去时却被床上坐着的江澄吓了一跳




“阿澄?!!”




全身只裹了一层薄被,江澄现下的样子着实有些不雅正,裸露出来的锁骨和脖子处有着星星点点的吻痕,可见昨夜两人是有多疯狂。




蓝曦臣红了脸,下意识干咳了两声,语气带了点歉意:“我吵醒阿澄了?”




江澄眨眨眼,半晌后才摇了摇头,慢吞吞的开口:“我睡的不深,与你无关。”




这下傻子都知道有哪里不对劲了,蓝曦臣看着江澄双眼,里面虽然没有睡意,却满满的茫然,明显还在放空的状态。




蓝曦臣失笑,难怪无羡说阿澄有起床气的时候脸上表情会那么诡异,谁能想到,让人闻风丧胆的江宗主,没睡醒时竟是这般可爱。




江澄摇头时牵动了下身子,瞬间的酸痛让他整张脸都皱起来。一边的蓝曦臣看他连鼻子都皱起来了,也顾不得感叹,赶紧走到江澄身边,替他揉着酸痛的腰。蓝曦臣力气大,按摩时的力道却是正好,江澄舒服的眯了眼,过了一会儿突然想起身边这人好像就是他难受的始作俑者,歪头考虑了一下,江澄一把打掉了蓝曦臣的手。




蓝曦臣一脸惊愕摸着自己被打的手背,明明按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江澄本来只是想教训一下蓝曦臣,结果这人居然不帮自己按了。江澄转头想让他接着按,看到蓝曦臣的表情却愣了一下,有些犹豫的问道:“很疼?”




蓝曦臣条件反射点头




江澄歪头想了一下,好像自己下手是有点重,带着那么点愧疚,江澄慢吞吞的挪到蓝曦臣身边,伸手在蓝曦臣头顶拍了拍




猛地攥紧了双手,蓝曦臣深吸一口气,强行按下想要冲出去大喊一声的冲动,用仅存的一点克制力拉住江澄的手,看着江澄的双眼笑道:“阿澄昨夜还没睡好,不如再睡一会儿?”




江澄眨眨眼,然后点头,过会又摇头




“?”




江澄拽着蓝曦臣衣角,一双杏眸盯着蓝曦臣:“一起。”




蓝曦臣呼吸一窒,随即又有些心疼,江澄浅眠这件事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而一个人浅眠的原因总共也就那么几个,无论哪个都足够蓝曦臣心疼的了。




自家道侣好强的性子蓝曦臣再清楚不过,换做平时蓝曦臣肯定听不到这话,不过因为起床气江澄现在整个人反应都慢了半拍,竟是直接讲了出来。在心里感谢了下江澄的起床气,蓝曦臣牵住江澄的手拉至唇边轻吻:




“好,以后,我都陪阿澄一起。”








江澄醒来的时候,蓝曦臣正撑着脑袋看他。蓝曦臣本来就好看,现在他衣衫凌乱,露出大片肌肤,一双墨玉色的眸子带着点笑意,模样勾人的紧。江澄脑子一懵,反应过来自己竟然看着蓝曦臣看呆后一张俊脸顿时涨的通红。




蓝曦臣轻笑,俯身在江澄眉心轻吻




“早安,阿澄。”








END




————————————————————————————正文结束—————————————————————————————




一点无关紧要的东西:




本来是想写晚吟闹别扭的,但是转念一想平时很强势的人没睡醒的时候呆呆的样子,Maya这种反差简直秒杀我,于是改了一下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道友(鞠躬)



评论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