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江家有铃

松香雅韵:

睡不着去看了看之前文章,发现很多细节或者伏笔都没有交代清楚,所以稍稍改动了下,当然没有大幅度改,也不用特意回去看,道友们知道一下就行了




【十六】【十四】【十三】【十二】【十一】【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正文开始————————————————————————————




第十五章




蓝忘机愕然的看着蓝曦臣,他看出兄长有心事,却没想到这个心事会与江澄有关。




看着蓝忘机难得错愕的表情,蓝曦臣苦笑:“很奇怪吗?”




蓝忘机点头。看见蓝曦臣面容逐渐染上苦涩,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惊吓中都做了什么,又赶紧摇摇头:“不是。只是...为何是他?”




“为什么......”蓝曦臣知道世间对江澄评价大多负面,也知这人脾气上会口不择言,纵然知道他有很多缺点,然而哪有人是完美的。他知道年少的江晚吟是那样肆意骄傲,也知道现在的江宗主是这般沉稳可靠,然而不管时间改变了多少,蓝曦臣仍记得在破屋中给他馒头替他治疗的江澄。他那样好,那样倔强,又那样温柔。




蓝曦臣垂眸,手指轻轻在杯口摩挲,话语中带上些不自觉的笑意:“因为他是江澄,因为他值得。”




蓝忘机看着蓝曦臣,与其说蓝曦臣在回答他的问题,不如说是在表明心迹,只可惜他不是江澄,听不到蓝曦臣这番情深义重。




“兄长为何不讲?”




蓝曦臣苦笑却没回答




蓝曦臣少有如此失魂落魄的时候,蓝忘机也从未见过这样的蓝曦臣,从小到大,蓝曦臣一直都是强大的那一方,就连魏婴身死后,也是蓝曦臣一直陪在他身边,甚至若非蓝曦臣点醒,他与魏婴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身为兄长,蓝曦臣为他付出许多,而作为弟弟,自己却从未替兄长分过忧。蓝忘机握紧了拳头,是他想当然,才会以为蓝曦臣水火不侵。




“兄长,忘机以为,兄长还是将事情说清楚为好。”若江澄有意,两人都不用忍受这相思之苦,若江澄无意,蓝曦臣也不用长久隐忍。




蓝曦臣摇头,这样的道理他怎会不懂,只是他与江澄之间,永远不可能只是两个人这么简单,他要顾念蓝家,江澄也有他的江家,他们都不是能轻易任性的人。




蓝忘机与蓝曦臣默契早在常年相处中养成,看蓝曦臣样子大概也能想到他的顾虑,一时有些难受。蓝曦臣年少接任宗主之位,为蓝家付出的心血蓝忘机都看在眼里,没想到到最后却是蓝家绊住了他。




“兄长想做什么就去做,蓝家是兄长主持的,蓝家上下都会支持兄长的,叔父再怎么讨厌断袖,也不会忍心看兄长伤心的......”




“至于江澄.......”蓝忘机顿了顿,“兄长不问,又怎知他不愿?”




蓝忘机一向少言,这般长句着实罕见,蓝曦臣对上蓝忘机坚定的眼神,思虑良久后终是露出笑容:“是兄长不好,让忘机担心了。”




蓝忘机摇头:“兄长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人。”




蓝曦臣轻笑,终是忍不住去揉蓝忘机的头顶;“都听忘机的。”


     .


     .


     .


     .


     .


     .


莲花坞格局本身没有多大变化,魏无羡按着自己原来的记忆一路冲到的莲花坞宗主卧室竟也没跑错地方。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魏无羡推了门进去。




屋内空空荡荡,干净的仿佛没人住过。




魏无羡抿了抿唇,压下心里莫名的恐慌将屋子里里外外看了一圈,才确认江澄确实不在。扯了扯嘴角,魏无羡想像往常一般露出个玩世不恭的笑容,然而若有人经过,必定会被他此刻扭曲的表情吓一跳。




魏无羡快步走出屋子,一边走一边扯着嗓子喊起来




“江澄——!”




“师妹——!”




“江晚吟——!!!”




莲花坞人手本就少,宗主卧房周围又得江澄吩咐不得随意靠近,更显空荡。魏无羡越走越慌,干脆一路小跑起来




魏无羡从未想过,莲花坞竟然这么空,这么大。江澄,他的师弟,他认定的一辈子的兄弟,就这么,一个人,住了十几年。




魏无羡狠狠闪了自己一巴掌,魏无羡,你当真是个混账!




“江澄——!”




“江——”




“魏无羡!你吵什么吵!”




魏无羡猛地转过身,力道之大甚至将自己带了个趔趄,他狼狈的站住,朝声音来源看去




江澄站在他身后,抱胸,瞪他。




魏无羡的眼睛一下子红了








江澄在魏无羡找来的这段时间一直在处理这段时间落下的公文,江家家大业大,江澄又离开了半月有余,文书堆了一堆,连看了三天都还没看完,当然,他自己也不太想闲下来就是了。喝了杯口茶,江澄揉了揉眉心,忽然听见魏无羡在外面发了疯似的叫他。




江澄嘴角抽了抽,决定不去理他。哪知魏无羡越喊越来劲,江澄本来就有些头昏脑涨,被他一喊头痛的厉害。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江澄将茶杯往桌上一砸,摸了摸指间紫电就冲出去骂他。




要是魏无羡没什么大事,他就抽死这个疯子!!!




“江——”




“魏无羡!你吵什么吵!”




江澄喊完后才去看魏无羡,看清时却是一愣:魏无羡衣衫凌乱,头绳早就不知道掉到那里去了,因为之前的跑动,此刻魏无羡大汗淋漓,一双挑花眼红通通的,模样好不狼狈!




江澄习惯的勾起一抹讥笑,还没等他嗤笑出声,魏无羡就气势汹汹的走进他,用力在他肩头一捶,然后勾住他的腰,趁他身形不稳往前一带,把头埋在江澄颈窝中,不动了。




“嘶——卧//槽,你/他/妈......”发什么病




隔着薄薄的衣衫,江澄能感觉到明显的湿热,他一下僵住了




魏无羡哭了




魏无羡这个人,天生一副笑模样,江澄同他玩到大,从未见过他哭的样子,就连当初江厌离身死,整个人近乎崩溃失去控制时,他都不曾落泪过。江澄知道魏无羡会有伤心时候,却没想过有天魏无羡会在他面前哭




江澄一下手足无措起来。




他僵硬了好一会儿,才抬手,帮魏无羡梳理他凌乱的头发




“到底怎么了?”




换做平常,魏无羡早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并且嘲笑一番,可现在听到,只觉眼睛更酸,眼泪流得更厉害了




“师妹......”




江澄眯了眯眼,少见的没有生气,手稍稍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动作,听魏无羡讲下去




“江澄......”




“嗯。”




“呜呜呜.......”




“......”江澄真是被他哭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我......我想回家......”




江澄一愣,魏无羡声音很低很小,江澄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等反应过来魏无羡到底讲了什么,江澄下意识想要推开魏无羡,手却在碰上魏无羡肩膀时顿住了。




家?呵,早在十几年前就不在了,有的只是这个莲花坞,有的只是他江澄。




魏无羡做梦都想回莲花坞,他又何尝不是。十几年来,他每每入梦,梦中皆是过去,皆是那些求而不可再得的场景,一觉梦醒,他面对的仍是那空空荡荡的莲花坞。自那以后,天下之大,只他一人。




江澄嘴角勾起一抹笑,似在嘲人又似自嘲。




魏无羡不管江澄现在如何想,只一个劲喃喃着想回家。




如果一个人不算家,那么两个人呢?如果,如果再加上个魏婴呢?




江澄勾起的嘴角又放下了,他叹了口气,拍了拍魏无羡的背




“回来就回来,还有谁能拦住你夷陵老祖不成?”








江澄本以为说完这句话后魏无羡就该冷静下来了,谁知这臭不要脸的不仅哭得更厉害,还搂的更紧了。




“......”




江澄无力的翻了个白眼,他实在不习惯安慰人,尤其是一贯嬉皮笑脸的魏无羡哭起来还没完没了。要知道,金凌都没同他这么哭过......




江澄深深的叹了口气,随魏无羡抱着。




然而江澄到底是江澄,实在是忍受不了魏无羡这股腻歪劲儿,过了一会后还是开口:“魏无羡。”




“...唔...”魏无羡吸了吸鼻子




“我警告你,我这衣服可是新的,要是弄脏,你就死定了!”




“......”江澄明显感觉到魏无羡身体一僵




然后




江澄就看到原来还死死抱着他的魏无羡猛地蹿了出去。




看着衣服上明显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弄的深色痕迹,江澄只觉太阳穴抽痛。从怀里掏出一物砸向魏无羡




“魏无羡!”




脑后有破空声传来,魏无羡赶紧转身接住




“我去,江澄,你也太......”




“我怎么?说啊?”江澄挑眉




魏无羡没有理他,只傻傻的盯着手中的东西




那是一个银铃。




银铃用一根红绳系着,铃身上刻着九瓣莲,莲瓣开阖间刻着一个小小的“婴”字。这个“婴”字,是他来江家那天,江厌离一刀一刀刻下的,他记得当时江厌离笑着交给他,告诉他这是江家人的证明,叮嘱他千万不能丢了。




他一直小心翼翼的戴着,重生后他曾去乱葬岗找过,希望能找到,然而那里除了废墟,什么都没有。他以为他最后还是弄丢了,江澄却又把它找了回来。




这是他的银铃。




魏无羡不敢想,江澄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一片废墟中找到它,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藏了它十几年。




“江澄......”魏无羡声音沙哑,双眼盯着江澄慢慢进屋的背影。听到魏无羡声音,江澄脚步顿了顿




“江家清心铃一人一生只有一个,你下次再弄丢,就永远别再回来!”




魏无羡弯了眼眸,无比响亮的应了一句——




“哎!”










TBC




突然的想法:




魏无羡伸手搂住蓝忘机脖子,笑着吻了上去:“都听蓝二哥哥的。”




蓝曦臣轻笑,终是忍不住去揉蓝忘机的头顶;“都听忘机的。”




所以......这篇文里忘叽才是团宠???




——————————————————————————正文结束——————————————————————————




一点无关紧要的东西:




想了好久的剧情总算放上来了,说实话一直挺纠结的,因为其实个人一直觉得晚吟不太可能原谅无羡,因为不管无羡是不是有意,莲花坞覆灭,轩离身死都跟他有那么点关系,在这点上让晚吟轻易的去接受无羡根本不可能,不是他想不想让无羡回来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所以码字的时候一直挺犹豫的,而且非常不满意......后来突然想到我之所以被晚吟圈粉是因为魔道里在江家祠堂吵架的时候,晚吟用的是“我们”这个称呼,当初彻底爱上他和心疼他都在这个时候。然后突然就想开了,我写的永远只是我笔下的曦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他们好好的呢?也算了却我在原著里的遗憾,如果说没能满足看到现在的道友的期望我很抱歉(鞠躬)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道友(再鞠躬)



评论

热度(136)

  1. 叶子松香雅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