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曦澄】家宴(番外 车)

萝卜鸭:

*注意事项见本文第一章节


*晚睡的鸟儿有肉吃


*看了很多曦澄的肉文,发现各位太太没有让江澄‘咬’过,可能很多亲都认为他不适合这种情节吧?但是在这篇文里我写了这个情节,所以【雷者慎入】


*其实在‘家宴’的第三章,他俩擦枪走火那一段里,我就有想过写澄澄帮蓝大‘咬’,但是当时我觉得像澄澄这种性格的人,怎么可能愿意‘咬’呢?于是写了一半了,被我删掉。这件事情我和某位太太提起过,太太的一番话让我觉得,其实他是可以接受‘咬’的设定的。


毕竟,在我的OOC里,江澄这个人在感情方面可以说是有一种‘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的勇气的【详见‘越人歌’,他敢不顾一切跑去云深不知处,就为了向蓝大表白,其实在这方面来说,他是比蓝大勇敢的】,所以在他与蓝大相爱相知并且情到浓处的时候,帮自己的爱人‘咬’,也不是不可能的。


======正文开始=====


7000多字的车~哦HOHOHO!


这一次比上一次更狠,江澄在蓝曦臣帮他清理身子的时候就睡着了,他也实在是没精力去管蓝曦臣对着昏睡的自己会不会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好在蓝曦臣是真君子,哪怕拥抱着毫无抵抗的恋人睡在被窝里,他也只是忍不住亲亲他,没有再做更多的事情。


 


第二天,江澄直睡到日落西山才悠悠转醒,他想翻身起床,才刚动了下脖子就感觉到全身跟被人拆过一样酸软,连动手指都很吃力。不过他还是注意到了自己身上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带着皂角的清香和幽冷的檀香。


“晚吟,睡醒了啊。”蓝曦臣听见里头的动静,他手执一卷书绕过屏风,江澄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想转过身去不看他,可是才刚一扭腰,他就发觉了不对劲:“嘶——!我、我的腰!”


“很难受吗?我帮你揉揉。”蓝曦臣忙放下书坐到江澄身边,江澄也没精力和他玩儿什么‘别碰我’的戏码了,反正该做的他们都做了,于是干脆放软了身子趴在榻上,享受着蓝曦臣的手掌带来的舒适。


“就这儿就这儿,疼疼疼疼!!”


“忍一忍,你这块肌肉都僵了,揉开了就不疼了。”蓝曦臣语调轻柔,双手力度适中地替他揉腰,江澄听他的话咬牙忍痛,果然又揉了一会儿便不那么疼了,江澄慢慢爬起来四处看了看,问:“我衣服呢?”


“这儿呢。”蓝曦臣拿出一套白色校服,江澄当然知道不可能是昨天那件了。昨天衣服被他们垫在身下蹂躏的不成样子,就算拿去洗了也不会现在就干了。果然,衣服展开后是一件大致差不多,纹样有细微差别的校服。


 


原本绣着玉兰花朵的地方,现在绣了两只栩栩如生的……鸳鸯。


 


“蓝曦臣,你就让我穿这个出去?”江澄问。


“我想着晚吟今后会来云深不知处常住的,所以春夏秋冬各做了几套,昨天那套是穿来出席场合用的,如今只要穿这种家常衣服就行了。”


 


问题不是这个好吧!!!!


 


江澄指着鸳鸯,道:“这花样,你让我怎么穿?”


“哦,那个啊。”蓝曦臣饮了口茶,面不改色:“弟妹说,既然四季的衣服都要做,不如就在上面绣一些应季的花样,看着也让人舒心。”


“鸳鸯?”


“还有和合二仙、连理枝、并蒂海棠、双头莲。”


 


你这应的是哪门子的季啊!


 


江澄抽着嘴角穿上这件绣了鸳鸯的校服,用堪称温柔的声音问:“这都是咱弟妹提议的?”


“呃……嗯。”


“你就这么同意了?”江澄戴上紫电束起抹额,笑着问。


“我觉得很好啊。”


“嗯,是很好。”江澄吸了一口气,问:“咱弟妹在哪儿呢?”


“喂兔子呢。”


“我去找他。”江澄拿起三毒就往外跑,蓝曦臣忙跟上,笑问:“找他干嘛呀?”


“不干嘛,我突然想起来仙子很久没见他了,想带他回云梦住几天。”


 


正和小圆脸女修说话魏无羡突然打了个寒颤,揉着鼻子看了看天:“我总觉得会有大事发生,要是二哥哥在就好了。”


“含光君下山办事,很快就会回来的了。”


“嗯嗯嗯。”魏无羡点点头,又扔了块白菜给兔子吃,突然听到身后紫电噼啪之声,他慢慢回头,只见江澄穿着一件绣了鸳鸯的蓝氏服饰,顿觉五雷轰顶,感慨自己当真红颜薄命了。


“魏!无!羡——!!”


“蓝大哥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二哥哥救命啊!”魏无羡看到紫电抽来,立刻拔腿就跑,江澄提着紫电在后头紧追不舍:“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我就叫魏晚吟!”


“不成啊,你已经姓蓝了啊!哎呦——”紫电在他身侧抽出一道紫白色电光。


 


蓝启仁正从厨房里捧了几盘他最爱的芥菜团子出来,冷不防面前窜过一个黑衣影子,他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气的胡子都歪了:“云深不知处禁止疾——”


“魏无羡你给我站住——!!”江澄的身影很快跟上,顺带撞翻了老先生手上的点心。


 


“行……”勉强补完这句话,蓝启仁看着刚出炉的芥菜团子在地上滚了一层灰,又看了看无奈地朝他笑的蓝曦臣,历来主母犯了事儿是只有家主可以责罚的,但是看蓝曦臣这幅样子就知道他是绝对不会责罚江澄的了。


 


蓝老先生愈发觉得这个家他做不得住了,两个最得意的门生一个比一个离经叛道,一个比一个不服管教。哎,蓝老先生的脸啊,可比芥菜团子还苦呢。


 


不过他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心里头却是很高兴的。


 


虽然他看魏婴千般不是万般不好,但是因为他,蓝忘机才终于走出了十三年的阴霾。


虽然他很可惜江澄让蓝曦臣彻底没了为蓝家诞育直系的可能,但是因为他,蓝曦臣才终于有了点儿鲜活的人气。


 


所以,这两个人就算了吧,抄家规什么的,想来自己那两个侄儿也是万万舍不得的。


 


蓝启仁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就让他那两个侄儿代抄吧,想来他俩也一定是‘甘之如饴’的。





评论

热度(2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