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曦澄】迷月(完结)

萝卜鸭:

前文链接: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内什么。。。你们真的不要对第四章抱这么大的期待啊QAQ


没有你们所期待的任何剧情=v=


对啊,我就是喜欢写甜甜的小甜饼养伤啊……


以下正文——


江澄只觉得眼皮上压着千斤重量,他费力地睁开双目,恍惚中看见有人影靠近。


“晚吟,你醒了?”


乍然听得这个声音,江澄脑中猛然抽了一下,竟至生疼。面上露出来不及掩饰的惊惶神色,衬得一双乌墨般的杏眼更显无助彷徨。他本能地避开朝自己伸来的手掌,可还未等他转身去躲,忽闻破风之声自身边响起,直向榻边扫去。


‘紫电’擦着蓝曦臣的鬓发,在他身边劈下一道焦黑的痕迹。灵器仰着尖锐的一端,如同一条随时准备发动攻击的毒蛇,警惕地对着面前之人吐着猩红的信子,仿佛只要他再有一点动作,就会毫不留情地发动攻势。


江澄愣了一下,忙施法将‘紫电’收回。他并未驱动灵器攻击,想来必定是因为自己与‘紫电’已‘合二为一’,方才一念之间的惊惧给了‘紫电’保护主人的指示,所以它才会摆出一副威胁的姿态与蓝曦臣对抗。


他覆上自己的右手,牢牢遮住食指上的银戒,缓缓地抬头,触及到了蓝曦臣的眼睛。


“对不起。”蓝曦臣扯了扯嘴角,收回尴尬地停在半空中的手,藏进袖中。面对江澄的视线,他有些闪躲地扭过头,道:“是我不好,也难怪‘紫电’会这样。”


江澄想说话,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沉闷的空气充斥着寒室的每一寸角落,像是一张无声的大网,让人没由来地感到烦躁。


窗外天光正好,江澄默默将脸移开,望着那株不会开花的杏花树发怔。


蓝曦臣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繁盛的树叶遮住了大半直逼室内的暑气,斑驳的光点照入室内,落在了江澄那张昏睡了两天两夜、憔悴不堪的脸上,照得他整个人好似透明了一般。


手指在袖中紧紧握成拳,面上则带出一个还算得体的笑来。此时此刻蓝曦臣由衷地感谢多年的宗主生涯,以及自小所受的、和忘机全然不同的教育。“外头的炉子上还炖着黑鱼汤,这会儿怕是已经好了,我去给你端来。”


等到听见门关上了,江澄才慢慢松开蜷握在掌心的被角,撑着酸软无力的身子躺下。


后庭已经没有昨天那么痛了,但是坐着的时候仍然会感觉不舒服。身上各处淤伤也跟着来凑热闹,每一处关节都像是被人拆卸过后又重新接上了似的酸痛难耐,最要命的却还是脖子,每一次吞咽都像是将一把碎刀子活活吞下去,纵然他掩饰得再好,身体自然的反应却无法控制得住,冷汗浸透了里衣,干了湿、湿了又干,明明是大热的苦夏,人却止不住泛来了凉意。


他轻轻翻身面朝里睡下,双眼却瞪得大大的,无意识地将被子团在了怀中。


蓝曦臣将一锅炖得浓白的黑鱼汤端了进来,盛了一碗后细细吹凉了才端至榻边,轻声说:“晚吟,喝汤了。”


江澄闻言慢吞吞地爬起来,就着蓝曦臣的手一口一口将汤喝完,胃里果然舒服了不少,连带着也减轻了些许酸乏。他靠在软枕上看着蓝曦臣忙进忙出地收拾东西,忽然问:“你怎么样,好些了吗?”


蓝曦臣脚步一顿,“嗯,我没事了。”


“那就好。”原本低悦的嗓音此时像是一管漏了风的洞箫,每说一个字,江澄都能尝到嗓子眼里冒出的血腥气,他定定地注视着眼前那个低着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男人,心底生出几缕说不清、道不明的抽痛,“蓝涣,我现在问你的话,你愿意答就答,若是不愿,我也不勉强你。”他微凉的指尖轻轻搭上蓝曦臣的手背,哑声问:“你心里,有没有哪怕一点点,想要把和我亲近的、触碰过的人,全部杀光的想法?”


蓝曦臣遽然抬头,毫无准备地撞进了江澄的眼睛里,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内心所有肮脏的念头在这双眼睛里无所遁形,不自觉地低下了头,“若我说,我只是想把你藏起来……你愿意信吗?”


江澄不置可否,又问:“我身上的伤,你也都看过了。我问你,往日里你同我亲热,是否也曾想过要……”他抿了抿嘴,到底是难以启齿,“想要这样对我?”


“不是,晚吟是我毕生至宝,我怎会愿意伤你!”蓝曦臣连忙否认,眼里忽然沁出泪来,手指虚抚着江澄颈项上骇人的青紫色,哽咽道:“如果可以,我宁愿用自身承受十倍、百倍的伤痛来换你这次的折磨……晚吟,对不起,对不起……”


闻得此言,江澄心中那块石头终于暗暗落地。他原以为那妖兽的余毒会激发、无限扩大人类心底最深处的欲望,所以蓝曦臣对他的占有欲会被放大,所以他会重罚那名不小心撞在自己身上的门生,所以他恨不能把忘恩负义、投机取巧的吴家斩草除根,所以他会在床笫之事上对自己……


江澄长长地叹了一息,握住他的手掌,将其贴上了自己的颈侧,神情是外人从未见过的温软:“只要知道那些并不是你的本意,我就放心了。”他抚去蓝曦臣脸颊上的泪,额头轻轻抵上他的额头,轻声说:“那些日子,你很难受吧?也是我不好,没有早早察觉你的痛苦……”


蓝曦臣无声地摇了摇头,晃下几颗泪珠。


“好了,别哭了……”江澄把他搂进怀中,一下一下拍着他颤抖的背脊,感觉到环绕在自己腰上的手更紧了些,他撑不住笑了出来,“不哭了,乖了。等我好些了就下山给你买糖吃啊?”


蓝曦臣哽了几声,说:“我以为,你再不会理我……”


“蓝涣,你看着我。”江澄箍住他的肩膀,单手抬起他的下颚强迫他看着自己,一字一顿道:“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因为,你是我江晚吟看中的命定之人。”


蓝曦臣双眸倏然一亮,心中仿佛被最柔软的风缓缓吹过,绵软的让人再也没有去挣脱的力气。他缓缓把江澄搂进怀中,抱着他略显单薄的身子,轻声道:“我上一世一定做了很多好事,才能在这一世得你倾心相待。”


江澄的下巴抵在他的肩上,看着窗外两只灵鹊浮光掠影而过,柔声道:“焉知不是你我上辈子就结下了永生永世,不离不弃的盟约呢?”


“那我们每一世都许下这个盟约,生生世世都在一起,好不好?”


江澄微微侧首,在蓝曦臣的唇角印下了永世的承诺。


魏无羡站在寒室门外,做了几下深呼吸后,扬起笑脸敲了敲门,“江澄,我带了两坛‘天子笑’,一起喝吗?”


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不一会儿门便开了,蓝曦臣见到魏无羡的笑容几乎僵在了脸上,体贴地接过他手中几乎提不住的酒坛,侧身把他让进来,“晚吟正念叨你呢,你就来了。”


魏无羡目光奇怪的往蓝曦臣面上一掠而过,点了点头就急不可耐地往内室行去,才转过屏风就急急唤道:“江澄!”


江澄正系上腰带,头发还散着,见人进来了不由蹙眉:“干什么?火急火燎的。”


“你的嗓子……?”


“我受了风寒,你可别离我太近。”说着,他又将衣领紧了紧,径自坐到梳妆镜前梳头。见魏无羡仍死死盯着镜中他的脸看,干脆放下梳子转过身,道:“你干嘛?”


“你、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


“蓝大哥他……反正那天挺不对劲儿的,回去之后你没怎么样吧?”


“他能把我怎么样?你当‘紫电’是假的?”江澄招手让蓝曦臣过来替他梳头,自己则眯着眼睛,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儿,“那天回来之后我们的确是吵了一架,你也知道我畏热,吵完以后一身的汗,就直接去冷泉泡澡,结果就着了风寒。”说着,又低头咳了两声,继续道:“后来迷迷糊糊的又发烧了,这不,刚好些,只是嗓子却哑了。”


魏无羡见他神色不似撒谎,与蓝曦臣相处的时候又极其自然,心中也慢慢放下了疑惑。他太清楚江澄的脾气了,如果真的有什么,怕是早回莲花坞了。


至此,他也把提了两天的心彻底放下,指着桌上的‘天子笑’说:“本想找你来喝酒,你既不舒服,那就下次吧。”


三人又如此玩笑了一番,不多时外头便传含光君回来了。


彼时外头残阳似锦,蓝忘机身披漫天夕阳款款行来,魏无羡张开双臂扑进了他怀里。江澄缓缓落在他十步之后,身后忽地一暖,他含笑卸下力气,将一半的重量全靠在了那人身上。


他回眸,蓝曦臣深邃眸光也深深望进他眼里,掌心的温度一点点燃进心中,他心头微热,仰起头在那人脸颊柔柔抚过一吻。


如果,真的有这个可能,他愿意孤注一掷,将余生全部投注到来世,他和蓝曦臣的生生世世上。


THE END

评论

热度(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