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曦澄】谁还不是个宝宝了(下)

王玉和他的汪其:

*ooc进行时


*拖后腿的贺文


*祝所有爱曦澄的小可爱们节日快乐,我想过一辈子的儿童节的说






三.


蓝忘机其实有个小秘密,那就是他对肉呼呼软绵绵的脸抵抗力甚少,每次看到都忍不住上手掐一掐。好在他天生一张面瘫脸,又有蓝家强大的自制力抵抗,所以极少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但是他现在看着趴在兄长肩头,不知怎的把兄长鬓发嚼进嘴里的幼化澄,手又有了蠢蠢欲动的感觉。那一鼓一鼓的腮帮子看起来软软的,很好掐的样子。


估计是他的眼神比平日灼热几分,蓝曦臣奇怪地回头看了他一眼,随机肃穆地说:“忘机,雅正。”


不,兄长,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想告诉你江宗主估计饿了,你的半截鬓发要被他嚼没了。


望着兄长突然走快的背影,搭在肩上的小肉脸继续一鼓一鼓,还向他挥挥手。汪叽心中有点悲凉。他拉着道侣的手,突然问道:“婴,你也可以变孩童吗?”


魏无羡:???


魏无羡:不,我不用变,羡羡永远三岁。


 


蓝曦臣抱着江澄往兰室方向走。今天有他的授课,但他又不放心江澄,干脆带他一并过去。


主要是晚吟现在太可爱了,小小软软的,要是磕了绊了,或是被人拐了去,他该有多心疼。


我家晚吟最可爱了,不接受任何反驳意见。


今天依旧是澄吹的蓝曦臣愉快地走向兰室,路上巧遇了散步的蓝启仁。


“曦臣,这是?”蓝启仁果不其然露出震惊的表情,盯着澄宝宝肉肉的小脸久久难以回神,一时居然有些结巴,“你,你和江宗主的孩子?”


不,叔父,你想多了,我和晚吟若是有孩子,这个世界观该换换了。


向叔父解释完前因后果,并再三表示自己和晚吟没有背着叔父有孩子,蓝曦臣觉得自己略微心累,但扭头看到澄宝宝无邪的笑脸,什么劳累都被狂风吹得干干净净。


“这样啊,那江宗主现在……”蓝启仁遗憾地叹了口气,看了眼自己的侄媳妇,恰好澄宝宝也关注到这位帅叔叔,送上甜甜的笑脸,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叔叔”,蓝启仁觉得自己沉寂已久的慈爱一下子涌出,眼神一下子亮了。


“曦臣你要去授课,江宗主现在也不方便,我代你照顾他吧。”蓝启仁捏了捏胡须,认真地说道,去接蓝曦臣怀里的澄宝宝,澄宝宝对这位帅叔叔没多大抵触,开开心心地被抱走了。


曦臣和忘机早熟得很,甚少见他们童年烂漫的时候,这是蓝启仁的一件憾事。如今乍见一个玉雪可爱的宝宝,满腔慈爱尽数宣泄在他身上,左右他今日无事,带着孩子玩还可以享受难得的天伦之乐。


蓝·我媳妇太可爱全世界都在和我抢媳妇·曦臣呆愣楞站在原地,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没抱热的晚吟就被叔父带走了。


大蓝蓝委屈,大蓝蓝不说但要表示出来。


于是,今日在兰室上课的弟子有幸看到了顶着含光君脸的泽芜君,虽近酷暑,任犹寒冬,北风飘十里。


四.


蓝启仁毕竟岁数大了,带着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一上午也吃不消,最后只能恋恋不舍地澄宝宝交给在一旁候场已久的魏无羡,并勒令他不准带孩子上蹿下跳撒野。魏无羡“嗯嗯”随口应着,待蓝启仁一讲完,欢呼着抱起澄宝宝就跑,气得蓝启仁胡子上翘,打算事后罚忘机抄一边家规。


啊,你问为啥不罚魏无羡,你觉得他会抄吗?


其实魏无羡也不敢带江澄太野,毕竟江澄现在身体情况不明,要是再出什么事,他头一个不放过自己。所以他只是带江澄回了静室,然后把他埋在兔子堆里。


“坏银!”江澄现在年纪太小,说话还有点含糊,但这气势却没有半点含糊,他努力从一堆白团中站稳身,指着魏无羡骂。只可惜这小身板,这小奶音愣是把这凌厉的气势裹上一层毛绒绒,看起来很好蹭的样子。魏无羡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哈哈哈,澄澄你现在这样子太可爱了!来来来,叫声师兄听听~”魏无羡抱住江澄的团子身,下巴搁在他软软的发顶,轻轻蹭,声音甜腻,诱拐傲娇的师弟说出那尘封已久的称呼。


“不叫,你是坏银!”澄宝宝努力挣脱魏无羡的怀抱,但憋红了小脸也没做到,气鼓鼓地把自己抱成球,不理这个不要脸。


“好澄澄,叫一声嘛~师兄给你糖吃哦~”魏不要脸继续诱拐。


“不要你的糖,我有,是帅叔叔给我的。”澄宝宝骄傲地从小兜里掏出一把糖,得意地炫耀。然后他把五光十色的糖果倒在地上,开始分堆,嘴里念念有词,暂时忘了和魏不要脸的恩怨。


“这些给阿娘,这些给父亲,这些给姐姐,这些给漂亮哥哥,还有金凌哥哥他们……”澄宝宝数得很认真,糖果很快被分成几堆。魏无羡数了数,发现没有自己的份,伤心地眼帘都垂了下来,戳戳江澄肉肉的脸颊,闷声说:“就没有我的份吗?”


澄宝宝犹豫了一下,悄声说:“你是坏银,不给你糖……”


“这样啊……”好的,这下魏无羡伤心得快掉色了。


澄宝宝经过强烈地心里挣扎,从胸口的兜兜里摸出私藏的糖,递到魏无羡面前,嗫嚅地开口:“这个给你,这是阿澄最喜欢的糖,你别伤心了。”


小奶喵走到大灰兔面前,爪心里是小小的一粒糖,像是把自己的心也一并放在上面。


魏无羡愣住了,和江澄澄澈的双眸长久对视,最后孩子烦了,嘟囔道:“你到底要不要?”


“要要!当然要!”魏无羡激动地抓住江澄的手,小心翼翼地拿过他掌心的糖,塞在嘴里。糖果化开的甜意也浸染了他的笑容。他抱起小脸仍旧不耐的宝宝,开怀地大声说道:“走,澄澄,师兄带你去买好吃的!”


 


四.


从哭天喊地被蓝忘机拖走的魏无羡手里抱回江澄,蓝曦臣感觉自己的心累再也不会好了——除非媳妇给个亲亲抱抱。


“师兄再见!”可惜趴在他肩上的奶团子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怨气,兀自开心地和陪自己玩了大半天的师兄告别。


“澄澄再见,记得晚上要想师兄哦~”魏无羡扒着门框,两眼汪汪,搞得和生离死别没什么两样。


“会哒。”很好,澄宝宝清脆的回答让蓝曦臣脸又黑了一层。


可惜晚吟现在还是个孩子,没法做一些事让他长记性呢。


蓝曦臣今天继续在心累的边缘奔跑。


 


回到寒室,微弱的求生欲终于发挥了作用,澄宝宝偷偷看了看蓝曦臣的脸色,弱弱地问:“漂亮哥哥,你生阿澄的气了吗?”


蓝曦臣不知该怎么回答,最终只能叹一口气,摸摸江澄的头发,柔声说道:“怎么会呢,哥哥怎么会生阿澄的气。”


“你明明生气了……”江澄小声嘀咕,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猛得抬头,冲蓝曦臣的唇打了个啵。


嘿嘿,师兄说如果漂亮哥哥生气了,这样来一下他就不会气了。


蓝曦臣被这一吻吓懵了,还没等他回味出什么,就听见江澄一声惊叫,攀着他脖颈的手臂开始变得修长有力,本来软软的小身板被拉回原先的颀长,显露出优美的身线。江澄跪坐在床上,因为突然长大衣服被撑破,身上不着寸缕,触手细腻。他就维持着这么勾着蓝曦臣的姿势,显得暧昧又危险。


“我这是怎么了?”江澄刚变回来,有点摸不清头脑,下意识问一句。


“没什么,只是我现在既有点生气,但又很开心,晚吟你说怎么办呢?”蓝曦臣勾起一缕笑,收紧搭在江澄腰侧的手。


“又生气又开心的,你怕不是有病,该去看医师。”江澄没有意识到危险来临,吐槽道。


“呵。”


“我草!蓝曦臣你摸哪?别碰这?”


“蓝,蓝曦臣,你轻点!”


“蓝,蓝涣,唔~”


晚吟,夜还长着很呢。










写完就发,困唧唧的,不知道哪里有错,欢迎指出,睡醒再改。


不要脸求评论(打滚)



评论

热度(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