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曦澄】谁还不是个宝宝了(上)

王玉和他的汪其:

*又名《江宗主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团宠》


*拖后腿的六一贺文,全程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OOC归我


*下还在努力打




一.


淫雨霏霏了几日,苍穹终于舍得漏出几缕阳光。虽然只有薄薄一层金雾,但看厌了愁云惨淡,乍一瞥这云销雨霁的清新景致,顿时心旷神怡,兴致盎然不少。


尤其是看到前不久一起去夜猎的金家小宗主和新任蓝氏双璧抱回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宝宝,这兴致啊,愈发浓厚了呢。


“才出去夜猎了三天,就有这么大的娃了,厉害了我的吉祥三宝。”魏无羡将金凌三人堵在山门口,对着缩在金凌怀中睡觉的奶娃娃笑得意味深长。


今天的羡羡依旧冲在吃瓜的第一线呢。


“滚!谁是你的吉祥宝!还有,别对我笑得那么恶心,瘆得慌。”金凌不假思索地反驳,圆溜溜的眼睛努力地瞪堵在门口的人,顺带侧过身子,把宝宝遮得严严实实,挡住魏无羡探究的视线。


“金凌,你别喊那么大声,要是吵醒了这小祖宗,这一路上就白哄了。”蓝景仪气若游丝地挂在蓝思追身上,面如菜色,看来这一路上被折腾得不轻。


“醒就醒了,我乐意哄。”金小宗主冷哼一声,丢给蓝景仪一个“你个辣鸡,连个宝宝都哄不住,本宗主要你何用的”的眼神,相当高贵冷艳。


“金凌,讲道理啊,是谁一路上帮你煮粥洗衣服的?”前一脚踏进阎王殿的蓝景仪后一脚就被金凌激出来,拽着笑容发僵的蓝思追据理力争。


“蓝思追。”不带犹豫的回答。


“是谁一路任劳任怨地帮你抱江,宝宝的?”


“蓝思追。”


“是谁在你哄不住他的时候,马不停蹄去买小玩意的?”


“蓝思追。”


“你眼里就只有思追是吧?”


“谁眼里只有他?!”


金凌成功被蓝景仪引炸,蓝思追无奈地充当和事佬,小朋友之间的友情总是这么不堪一击。


魏无羡果断忽视三宝的争执,暗戳戳窜到金凌身旁,想看看集金大小姐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宝宝长啥样。


安安静静缩在怀里的宝宝似乎感觉到有不明物体接近,动了动眼皮,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和暗中观察的魏不要脸来了个四目相对。


“唔,哇——”


孩童清亮的哭声响遏行云。


“诶诶诶,怎么回事,他怎么哭了,我还什么都没干啊?!”魏无羡被宝宝的哭嚎吓得退避三舍,一脸惶恐。


“估计被你丑醒又被你丑哭了,还有,”金凌忙换了个姿势,拍着宝宝的安抚他,盯着魏无羡冷冷地问,“你准备干什么?”


……


丑,丑哭了?


呜呜呜,二哥哥,羡羡被嫌弃了,羡羡居然被一个三岁的奶娃娃嫌弃了,要二哥哥亲亲抱抱才能好。


 


二.


宝宝一声嚎,成功嚎出了思羡心切的蓝二公子和清早有点闲跟着弟弟凑热闹的蓝大宗主。


呦呵,这个场景有点热闹呐。


“思追,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弟弟心无旁骛地跑去安慰自己惊魂未定的恋人,景仪帮着金凌手忙脚乱地哄着怀里哭得直打嗝的宝宝,蓝曦臣只得问在场最正常的蓝思追,心思却不知怎的,一直被牵着往金凌那处飘,听着孩子的哽咽声,竟无端端心疼起来。


“回宗主,昨日我和金宗主景仪二人在夜猎途中遇上了凶兽,幸得江宗主搭救,可是江宗主却被凶兽最后一击偷袭,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放心江宗主就此回云梦,所以才回云深不知处,想找宗主和前辈们帮忙。”蓝思追不愧是全场最镇静的人,在如此兵荒马乱的情况下仍能清晰地叙述完事情。讲完的那一刻,他扫到自家宗主震惊到表情失控的脸,突然有种冲动,想要回头抱住还在啜泣的幼化江宗主,求他别哭了。


后来蓝思追明白了,这种冲动叫做求生欲。


“他是晚吟?!”蓝曦臣内心在听到“江宗主”三个字起就慌如老狗,顺手丢掉蓝家人的雅正,势如闪电地冲到宝宝身边,脑后的抹额飘呀飘。


金凌怀中果然是幼化了的江澄,熟悉的细眉杏眼,因为刚刚哭了一场,小眉结锁得紧紧的,眼角泛起了红,显得格外可怜兮兮。江澄宝宝咬着胖乎乎的小手,肉肉的小脸上的泪珠因为哽咽一抽一抽地往下落。他含含糊糊地喊着“娘亲”,小眼神乱飘,小嘴委屈地憋着,似乎下一刻没出现母亲的脸,马上继续自己的嚎哭大业。


所幸蓝曦臣的出现完美拯救了主母恢复正常后因为屡犯家规被罚抄悲惨的命运。澄宝宝看着上方出现的俊脸,含情美目中尽是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资深颜控的澄宝宝感觉自己小心脏被击中了,突然觉得现在没有娘也不怎么要紧了,忙止住悲戚戚的心情,却因为没缓过神来打了个哭嗝。


啊呀,在好看的哥哥面前丢脸了。


澄宝宝捂住自己发红的脸,从指缝间偷偷往外看,发现漂亮哥哥不但没有笑话他,反笑得更加温雅和熙,明晃晃的笑脸晃得他心神荡漾。


“漂亮哥哥抱。”沉迷吸涣的澄宝宝果断抛弃自家外甥的怀抱,冲漂亮哥哥张开手臂。


“诶,舅舅你,要不要这么无情啊?!”哄宝宝哄得欲仙欲死的小金凌还没回过神,亲爱的舅舅就已经反水,只能眼睁睁看着笑得山花烂漫的舅妈美滋滋地把舅舅抱走。


寒风飘零街灯残雨,吾舅叛逆伤透我心。


“哈哈哈,师妹估计是沉迷大哥的美色了,小金凌你魅力不够啊~”魏无羡终于从“哦草,这奶娃娃居然是我师妹,我师妹居然又嫌弃我,我为什么要说又”的纠结中清醒过来,逮着机会笑话金凌一顿。


“彼此彼此。”金凌冷冷回答。


魏无羡再度回到自己丑哭师妹的恐惧中。


有颜值真得可以为所欲为吗?


是的,有颜值真得可以为所欲为。








应该没有错别字吧



评论(2)

热度(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