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曦澄】 水自流番外 合卺酒 上

桃花绾^:

上次看到 @晚山回 的画决定写的番外车。车在下部,下午发出来。吹爆山回的画。好看的不得了




上篇来自 @有劫 ,感谢我家有劫无怨无悔的被我压榨,帮我写出来的。爱你么么哒。感谢 @独孤璃幽 贡献的填词、




水自流全文




云深不知处,蓝曦臣不停的吞咽着口水,一遍遍的抚平平整的衣襟,额上雪白的抹额换成了红色的。蓝忘机站在身后看着紧张的兄长轻轻的皱了眉。他与魏婴多日未见,两位宗主大婚,魏婴作为娘家人?一直留在莲花坞。


蓝曦臣再一次深吸一口气,回头看看蓝湛。




“忘机,怎么样?”




蓝湛也从未见过如此紧张的兄长,自小在他心中兄长永远是稳妥冷静的,如今忐忑的站在自己面前,蓝湛心中有一丝说不出的情绪,丝丝酸涩里夹杂着甜。




“兄长,很好”




蓝曦臣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他不敢想象他真的要同晚吟大婚了,他不敢想象那样美好的人要属于自己,前半生的跌宕终于没有白白承受,上天赐予他最好的来回报,一想到心里的那个人蓝曦臣不自觉的傻笑了起来,今日起,晚吟终于是他的了。




打开房门,蓝家门生端站在两旁,个个面带笑容,蓝曦臣更是一改往日和煦微笑,笑的容光焕发贝齿轻露。


蓝曦臣御剑行在最前方,一席红衣。  蓝湛率领门生随在身后,一片冰蓝色的剑光自姑苏飞向云梦。




莲花坞


相比云深的喜气祥和,莲花坞可谓是在大师兄的带领下鸡飞狗跳。整个莲花坞都是喜气洋洋的红色。校场上跑着附近人家来凑热闹的孩子,魏婴在江澄的卧房内团团转着。




“这个不行,那个在挂的高一点,这条腰带不好看,我不是让绣娘准备了好几条呢吗?快都拿来我挑挑”




江澄被魏婴吵得脑仁疼,无奈的说道




“魏婴,是我成亲还是你成亲,我还没怎么样,你怎么那么激动”




魏婴魏婴拿着七八条腰封不停的往江澄身上笔画着。




“你成亲,我高兴”




说完挑出一条暗红色腰封仔细的圈在江澄腰上




“师妹啊,你怎么腰这么细,可得好好补补”




说完将江澄推到椅子上,自己站在他身后,为他绾发。




魏婴看着这眼前的江澄吸了吸鼻子,江澄小时候总是别扭而骄傲,从来不肯将心事放在脸上,冷了,疼了。也不肯同人说,自己身死以后江澄的难过不必细说,自己也能想到,如今终于有人陪着他,守着他了。




并不是正宗的结婚流程,为了好写才这么写的,请不要较真。


ooc预警!!!




魏无羡拿着木梳,捧起一束乌黑的秀发。


“一梳梳到头,二梳到白头,三梳”,魏无羡本来轻挑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稍作修整接着说:“儿孙满堂”




儿孙满堂……自从下定决心和蓝曦臣在一起的时候就不可能了,但自己不后悔,那怕会让父母失望自己也不想放开蓝曦臣的手了。




爹,娘,原谅我这个不孝子……




外面嘈杂的人声中响起了炮仗的声音。




魏无羡将方才差点流出的眼泪憋了回去,换回了原先轻挑的声线说:“迎亲的队伍到了,师妹我们走吧~”




还没等江澄有什么回应,就拖着江澄出去了。


蓝曦臣和迎亲的众人都被拦在莲花坞外面。




江主事:“蓝宗主,我们可不会这么容易让你进去把我家宗主带走的。”


蓝忘机听到江主事的话有些不高兴,脸色一沉。




蓝忘机:都快大婚了为什么还要为难兄长?




蓝曦臣安抚了一下蓝忘机:“忘机,无事。”




接着对江主事说:“请问我要怎么办才能带走晚吟?”




“我需要一个承诺,要是你没能好好对我们宗主,江家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风月更何如?与卿共,年年岁岁。”


(感谢幽幽写的词(●'◡'●)ノ❤ ,不过是强行用的,懂我意思就好了)




“你对宗主一片真心我感受到了,希望您不要忘了今天的话。请进,宗主在等你。”




等蓝曦臣进去了,江主事在内心感叹到:泽芜君,宗主就交给你了。宗主他半生孑然,终遇缘人共赴一生。


蓝曦臣见到江澄,一席红衣,信步而来,眼角微红,嘴角勾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脸上常年的阴骛也不见了,一双澄澈的杏目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蓝曦臣扬起一个笑:“晚吟,我来接你了。”




江澄用嫌弃的口气说:“好慢。”但那一双眼中分明含着笑。




蓝曦臣伸出一只手:“晚吟,可愿跟我走?”




一阵调皮的风吹来,吹动蓝曦臣的衣袍,圈起他红色的抹额与发丝在空中打着旋儿,似那舞娘手中挥动的轻纱。




江澄握上了蓝曦臣的手,蓝曦臣一把扯过江澄将他拦腰抱起,又召出朔月,向云深御剑飞去。




“哇!蓝曦臣,你干什么?”




“接你回云深成亲啊。”




“你怎么像抢人的土匪一样?”




“晚吟太好了,我怕你看不上我,不愿意和我结婚,只好在晚吟后悔之前先把你带回去。”




“蓝曦臣你快放我下来,这个婚我不结了。”




“晚吟……”




蓝曦臣整个人都像霜打的茄子,彻底蔫了。




江澄看到蓝曦臣这副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怕什么?我不会后悔的。”




整个人都是你的,又怎么舍得让你难过?




后面魏无羡和蓝忘机看着曦澄二人打情骂俏。




“二哥哥,你看他们还没有结婚就这么秀。”




“嗯。”


(其他蓝家弟子:这两对都秀的没眼看。


毫无选择只能围观的单身狗被塞了好大一口狗粮,在心底默默的留下血泪。)




到云深外,蓝曦臣下了朔月,将江澄放了下来。




“晚吟,这一千台阶我们一同走上去吧。”




“好”


蓝曦臣握紧了江澄的手,两个人并肩一步步走上台阶。




刚走上台阶,正是下午太阳最毒的时候,修仙之人虽能调节自身周围的温度,但被骄阳照半个时辰也不免觉得热。




脸颊有些泛红,汗顺着鬓角流下,消失在领口。




“晚吟你累吗?”“不累。你呢?”“我也不累。”




那么多苦都熬过来了,这些个台阶又算什么?


到了喜堂便已将近傍晚了,蓝启仁坐在父母的席位上。




两旁的蓝家人都奏着喜庆的音乐。




蓝曦臣看到皱纹爬上了蓝启仁的眼角,黑发中夹杂了些许的霜白,就连那一把浓密的胡须中也可以见到点点的白。


自己让叔父操劳了半身,现在找到了那个他,不知道叔父会怎么想……或许是会为自己欣慰吧……




蓝启仁看着蓝曦臣和江澄百感交集


哥,曦臣终于遇到了命定之人……江澄这孩子虽然脾气烈了些,不过是个好孩子,曦臣以后有他陪着我也可以放心了。




“吉时到!”




蓝曦臣和江澄笔直的跪了下去。




“一拜天地!”




感谢上苍,没有让我错过他。




“二拜高堂!”




感谢叔父多年的养育之恩。




感谢叔父能将他交给我。




“夫妻对拜!”




蓝曦臣与江澄深情对视,眼里只有一个他。




感谢你还愿意等着我,经历了这么多,我们终于携手。




“礼成!送入洞房!”





评论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