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魔道】【曦澄】浮生缘(十)

路卡卡:

本章发糖,还是友情预警下:人物属于原作者墨香铜臭,OOC的江澄和醉酒蓝大归我。


-----------------------


天色渐晚,两人毫无目的地随意游荡,远远望见一座古朴的八角宝塔,九层飞檐倒映在水中,朦朦胧胧,似隐似现。


 


江澄剑鞘斜指塔尖,两人对视一眼,提气三连纵便齐齐跃上了塔顶。


 


“妈的,一群杂碎,坏了兴致!”江澄坐在屋檐上灌了一口酒道:“不过泽芜君,那些狗东西说的混账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他们闲的发慌,无非是借着仙门世家的一点八卦作为谈资消遣罢了。事实真相如何,他们其实根本不关心,也不会真的信。”


 


“晚吟,谢谢你今日为我出头。只是流言蜚语,斩之不尽。你这边教训了一个,又如何能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何苦和那些人生气?以后还是莫要太过冲动的好。”


 


“哼,是堵不上。不过这种人,见一个,我揍一个,见两个,我抽一双,痛快一时是一时!他们说的那叫人话吗?你怎么真的跟个白兔似的,就这么能忍?”


 


闻言,蓝曦臣的脸白地几乎透明一般,苦笑道:“晚吟,其他人如何看我,我并不在意,我只求做人做事无愧于心。”


 


江澄一脸不以为然道:“若是你真的这样洒脱便好了。”他斜躺在屋檐上拎着酒坛又道:“从前总是魏婴陪我喝酒,没想到有一天在我旁边的竟会是泽芜君,怎么样,敢不敢一醉方休?”


 


“谢了。”蓝曦臣摇头婉拒道:“对于酒量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江澄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嗤道:“这酒醇厚馥郁,然无人同饮,可惜了。啧,难道你们从前三兄弟在一起竟也不喝酒?”


 


蓝曦臣闻言脸色一灰,垂眸道:“昔日大哥三弟知我不擅饮酒,对我颇为照顾迁就,偶尔设宴以茶代酒也就是了。大哥后来也说喝酒误事,易滋长戾气,不利平稳心绪,所以并不多喝。”


 


“无趣。”江澄不置可否地作了评价,也不再多话。彼时,夜风骤起,塔角铃铛清响,更显寥落静寂。


 


蓝曦臣目光空茫地望了会儿夜空,忽然开口道:“你管我做什么?”他似是头疼一般按住太阳穴,一字一句道:“江晚吟,你管我做什么?”


 


江澄一愣,道:“你这幅样子我看了就来气,谁想管你。”


 


蓝曦臣犹豫良久,终于幽幽道:“曾经我自诩这一生几乎从不行差踏错,谨言慎行堪为蓝家表率,是以各大仙门世家都因着蓝家威望虚敬我三分,可后来才发现世事艰险人心复杂,是非曲直又岂是道理能讲得通的?看不分明的事情真的太多了……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傻?”


 


“蓝涣!”江澄怒道:“难道人人都要如金光瑶那般机关算尽才叫聪明吗?那种人虽自以为算计了天下人,可无非是仗着别人的善意与信任罢了,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到了那时再也无人信他,无非是自食其果,可谓自作孽不可活。泽芜君,你心性纯善,只是交友不慎,又何必过度自责?”


 


“我,可是三弟他……曾与我患难与共,扶持我于危难之中,我知他一路坎坷营营汲汲确实不易,凡事便多加照拂诚心相待,可是为何就到了……如此地步,我真的不懂。若是这样的交情都不能信,我真的不知道在这世上,除了蓝家人,还有谁可以信?”


 


“自然还有。”江澄认真道:“如果泽芜君愿意的话,你可以信我。”他仰着头,脸上浮现一抹似讥诮又似悲怆之色:“他不易?呵,蓝涣,你瞧瞧,这世家宗主有哪个是容易的?谁不是背负着血债使命?谁能天天睡个安稳觉?谁没有受过委屈忍过痛?又有谁敢不顾一切快意恩仇?有吗?!”


 


蓝曦臣目光一凝,怔怔地看着他。


 


江澄哂笑一声,沉郁已久的胸中迸发出一股激荡之气:“蓝涣,如你所见,我这个人,脾气不好,人缘很差,处理事情也不会绕弯子,一生气就容易冲动,总是得罪人。但是有一点,我江澄从来不干出卖朋友的事,也不会欺瞒利用朋友。如果你当我是朋友,我不敢说绝不会让你失望,但是,我绝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也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晚吟……”蓝曦臣喉头一哽,哑声道:“我什么时候不拿你当朋友了……谢谢你,这些旧事说出来之后,心里好受多了。”


 


江澄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一口气说了那么多,不由得面上一热,别过头摆手道:“谢我做什么,我什么也没干。啧,我今天怎么罗里吧嗦的跟魏无羡那家伙一样了,这酒的劲道还真不小。”


 


谁知蓝曦臣忽然伸手抢过酒坛,仰头灌了一口,皱着眉咽下后视死如归道:“魏公子不在,我陪你喝酒。”


 


江澄讶然道:“你不是一碗倒么,用不着逞强,你要是醉死在这了我可不管。”


 


蓝曦臣放下酒坛,抹了抹嘴道:“那我便躺在这里,沐皎皎之月色,吸天地之精华。”说完便往后一躺,唇边竟缓缓扬起了一抹三分顽皮七分天真的温柔笑意,如初雪消融,朝露明澈。江澄呼吸一窒,竟移不开眼。


 


“晚吟,你看,天上的星星可真亮。”蓝曦臣眨了眨眼,指向天空。


 


江澄心道,哪有什么星星,我看你是喝多了眼冒金星。再说,什么星星还能比你的眼睛更亮。


 


蓝曦臣见对方不搭腔,挨他近了些,又扯了扯他的袖子,甜丝丝道:“晚吟,有你真好……”


 


“什、什么?”对方的剖白简单直率,却激地江澄心脏狂跳,竟不敢再看他,拢了拢衣袖,移开眼别扭道:“有什么好,你别说了。”


 


蓝曦臣望着星星,过了会儿忽然开口道:“晚吟,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呀?”


 


江澄眉毛一抖,心虚地往后缩了缩,莫名烦躁道:“关你什么事。”


 


谁知蓝曦臣听了,不消片刻,眼圈泛红,睫毛一颤,竟落下两行清泪来。他怔怔道:“他们都不在了。大哥、三弟都走了,忘机也走了,只有我了,你也不理我,你也要走了。”


 


江澄满脸错愕,他的心脏好像忽然被针狠狠刺了一下,生疼生疼。除了金凌,这一生他几乎从没见过男人在他面前哭,更没料到第一次见到的却是蓝曦臣落泪。那人总是温柔和煦的,犹如春日暖阳,好像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轻描淡写地一笑拂去,竟让人难以想到他也会有这样伤心难过的一面。江澄觉得自己仿佛是个强盗恶霸在欺负老实人一样可恶至极。


 


他懵了半天,终于意识到自己该做点什么,忙半跪下来帮对方擦掉泪痕,连连赔罪道:“你怎么了?这、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我不是不理你!对不起,蓝涣,都是我不好,你别伤心了,我不是要走,我哪里也不去!”


 


可是蓝曦臣并不听他道歉,只垂着头闷声流泪,眼睛红地跟个兔子一般,看上去楚楚可怜,好不动人。


 


江澄吓得心里七上八下,话也说不利索了,手足无措地拍着对方的肩膀威胁道:“你可是蓝家宗主,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说哭就哭呢?醉了也不行,你醒醒!这、这样不合规矩,你不许哭!”


 


谁知蓝曦臣软硬不吃,对他的话恍若未闻,反而双手抱住了膝盖,仿佛周身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屏障。


 


江澄心中默默把自己骂了几万遍,恨不得一紫电抽死自己,当下再也顾不得什么礼仪面子,豁出去一把将对方搂在怀里哄道:“唉,算我求你了,你别哭了好不好?蓝涣、咳咳,蓝大哥,我真的哪里也不去,我陪着你,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你骗人。”蓝曦臣别过头委屈道。


 


“我发誓,绝不会骗你。”江澄实在说不出什么甜言蜜语,只得抬手摸了摸对方的后脑勺,他哄幼时金凌睡觉时就是用的这一招,十分管用。


 


“真的吗?那你不许走。”蓝曦臣下巴抵在他肩上,带着泣音的软语拂过江澄耳畔,让他全身一阵过电般的酥麻。


 


“好,我不走。”江澄应道。他隐约觉得今天自己似乎说了什么很重要的话,但是却又习惯性地忽略了。


 


蓝曦臣闻言双手圈住了他的腰。


 


江澄浑身一震,感觉心已经化成了一泓春水,又微微泛起了涟漪。他小心翼翼地揽着对方,反复告诉自己只是安慰而已,双手却半点不想放开这具温热身躯,只暗暗恨不得对方一直醉下去才好。抱着这个人,好像自己也不那么孤单了。


 


不多时,肩头传来了那人均匀的呼吸声,江澄侧头一看,果然蓝曦臣已经睡着了。


 


切,果然还是一杯倒嘛,江澄不屑道,可是心中却悄然滋生了千丝万缕的温柔暖意。


 


早春夜间寒凉,他将已然人事不省的蓝曦臣放倒,脱下自己的外袍盖在对方身上,静静看着那人的睡颜。长长的睫毛上还缀着泪珠,他心中好笑,抬手将它抹去,却又忍不住流连在对方的脸颊边。细腻莹白的皮肤,一笑起来满室生辉的眼眸,还有温柔缱绻的嘴唇,光是看着就要感叹世上怎么会有这样钟灵琉秀的人物,这样好的人,又怎么会舍得伤害呢?


 


他默默出神,眼中蕴了连自己也不知道的温柔,手指轻轻蹭了蹭那软玉般柔润的脸颊,鬼使神差般地倾身在对方的额头上吻了一吻。


 


江澄刚要起身,谁知蓝曦臣忽然睁开了雾蒙蒙的双眼,迷茫地看着他,嘴里含糊不清地喊了一声“晚吟”,似乎有些怕冷似的,半闭着眼睛长臂一伸,便勾住了江澄的脖子往自己怀里带。


 


“哎,你放手。”江澄忙稳住身形低声道,又想叫醒他,又怕惊着他,然而蓝曦臣又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了。


 


江澄去扒拉对方的胳膊,然而喝醉了的人肢体无比僵硬,竟像是黏住了他的脖子一般。江澄面红耳赤地试了半天,心中不禁焦躁起来,急中生智地去挠对方的手心。蓝曦臣眉毛一颤,手臂微松,江澄刚要高兴,谁知对方的另一只胳膊却随即圈了上来,他立刻感到脖子上重逾千钧,再无力硬杠,一个泄气便松了劲,向前一栽,直直砸在了蓝曦臣身上。


 


好像挨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江澄眨了眨眼,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与对方呼吸相接,面颊相贴,好死不死他竟触到了蓝曦臣的双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江澄猛然从对方身上弹开,血气翻腾上涌,思绪炸成了一朵烟花,脑中一片空白!


 


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他心中警铃大作,羞窘难当,再不敢与蓝曦臣多相处一刻,将对方背在身上便从塔顶一跃而下。


 


金凌迎来送往,忙得是焦头烂额、筋疲力尽,待各路宾客安排妥当,正欲歇下安寝之时,就遇上了背着蓝曦臣从后门跃入的江澄。


 


“舅舅!”他气呼呼叫道:“你方才都去哪儿了,到处都找不到你!这是…...蓝宗主?你把泽芜君怎么了?怎么大晚上的脸色潮红一身酒气!”


 


江澄头皮一紧,骂道:“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我把他怎么了?他一个大男人,我能把怎么了!你怎么不问问他把我怎么了!这么重背在身上累死人了!”


 


“舅舅你把人灌醉还嫌人家重!你真的太过分了!”金凌遭到江澄一记恶狠狠的眼刀,忙一溜闪远了,回头虚张声势道:“明天等泽芜君醒了,看他怎么治你!”


 


江澄暴怒:“滚滚滚!”


 


江澄把人事不省的蓝曦臣背到客房,往乖乖守候的蓝思追身上一扔,头也不回地便跑了。


 


 ------------------


蓝大哥哥os:宝宝不开心,要澄澄亲亲才能起来2333 澄澄你已经完了哈哈哈哈友情好感值转为情缘值

评论

热度(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