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魔道】【曦澄】金凌的投诉信(浮生缘番外)

路卡卡:

提前祝大家十一中秋双节快乐!来和金凌小天使一起愉快地吃狗粮吧!TVT


------------------------------------------------------------




思追兄:


 


见信如唔。近日寒潮逼至,妖风大作,扰人心神。


 


请你不要惊讶,其实我写这封信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我怀疑我现在的舅舅是个假的。


 


对,一定是被什么东西夺舍了。


 


说来话长,你可得耐着性子看完。首先呢,我要铺垫并强调一下,我金凌从小到大可是我舅舅的心头宝!虽然这样说有点厚颜肉麻,可是绝不夸张。我舅舅虽然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抽人,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动过我一个手指头,还回回给我撑腰,从不让我受了别人的委屈!你说,这是不是宠!


 


他平时嘴上虽然骂我骂的要死,可是心里简直把我当亲生儿子疼,在莲花坞没人敢欺负我,简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怀疑,就算我把莲花坞的宝贝全都搬走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当然了,我也不想搬走,毕竟这莲花坞我也算是半个主人!嘿嘿,说来你也不懂,估计你在那古板的蓝家无论如何都体会不到这样的福利吧,我就不多说啦,免得你太羡慕。


 


可是!这一切,最近都变了!


 


我觉得我的地位不仅动摇了,而且轰然倒塌、一落千丈!


 


这事得从上个月我回莲花坞说起。


 


以前呢,我从金家回趟莲花坞,我舅舅那都是伸长了脖子盼的,别问我怎么知道。虽然他没有说过什么,可是一回去每道菜都是我最爱吃的,我那屋子永远都被打扫地一干二净,偶尔还会出现几样新鲜玩意儿。他每天都过来拉着我问长问短,美其名曰考校功课修为。咳,其实我知道,他就是关心我过的好不好呗。


 


可是现在呢?上个月我回去,他既没有出门迎接,也没让厨房给我做一个爱吃的!你要知道兰陵人不爱吃鱼虾,就算做,也不合我的口味。我难得回来一次,满以为油焖大虾、葱爆鳝段和香辣蟹在桌上等着我呢!居然一个也没有!


 


总共三个菜!几乎全素!还统统不放辣椒!要知道我从小到大口味深受他影响,一直都是无辣不欢。所以,你说这能忍吗?不能啊!这不是让我饿肚子吗?!


 


我当时就发脾气抱怨了!谁知我舅舅竟然毫不动容眼皮都懒得抬,道:“你在金家什么山珍海味没有?犯得着上我这来加餐?一肚子油水,都长胖了,这几个清淡菜就当给你清肠解腻了,还不知道感恩。”


 


天地良心!我哪里长胖了!我在金麟台天天都忙的头昏脑胀了!好不容易来偷个空散心!再说了,我现在还在长个子!你让我吃不饱像话吗!真是的!好吧,吃不饱我也忍了,反正我是来躲懒的,咳,是换个环境思考人生的。可是,他现在竟然毫不重视我的存在了,就只顾着搭理你们家那蓝宗主!


 


虽然我知道,他们两个是道侣,可道侣又怎么样?那也不能毫无底线毫无原则地偏心吧!我好歹也是你亲外甥啊,多不容易才回一趟家呢!


 


我先声明,我对蓝宗主可没什么意见啊,毕竟他人又温和,又老为我着想、帮我说话,我现在气的是我那假舅舅!


 


比如吧,门生们端来一盘新鲜的山楂,刚摘的,特别水灵。我可喜欢吃水果了,才吃了两三个,我舅舅就凉飕飕地说:“啧,净喜欢吃些甜的酸的,难怪长不高。”我只好又吞了一个就放下了。


 


不一会儿,蓝宗主来了,他也拿了一个吃,我舅舅看他一眼,竟一个字都没说。


 


这算怎么回事儿?就算蓝宗主吃东西的样子优雅点儿,也不能就这么区别对待是不是!


 


这我也忍了,毕竟我是晚辈嘛,有事没事挨几句批也是正常的,我早就习惯了。


 


可是,后来蓝宗主也许觉得这山楂酸甜可口,就拈了一个递到了我舅舅嘴边!那动作分外自然,我都懵了!我都从没敢对舅舅做这样的举动。


 


哦,我舅舅不喜欢酸甜口的,我知道,蓝宗主可能不知道。


 


我看着舅舅往后一躲,正要开口拒绝呢,蓝宗主道:“这山楂甘酸微温,开胃消食,你最近好像胃口不太好,尝一下吧。”


 


于是,我看着舅舅张开嘴,乖乖吃掉了山楂,差点没咬到蓝宗主的手指。虽然他吞咽的时候还是不习惯地皱了皱眉,可是又没说什么。


 


啧,你说这能是我舅舅吗?他以前别说吃了,就算全部放到坏掉,都不会多看一眼的!


 


我真的觉得我要重新认识他了。


 


然后我就看到我舅舅开始剥菱角!


 


这么娘们唧唧的事情他以前从来不干的!我三岁的时候受了惊吓大哭不止,他为了哄我,才破例剥了两个喂给我吃!别问我为什么记得三岁的事情!因为仅此一次,所以印象特别深刻!后来都是我或者别人给他剥了!


 


然后我想你也知道我要说什么了,他居然剥好了就递给了蓝宗主!


 


不是我吃醋,可是,这种区别对待让人实在辣眼睛!


 


难道我不是亲的???


 


我找他讨一个,他居然横我一眼说,你没长手吗?


 


我当时就想哭了。呜——可是还要表现出不计较的样子!幸亏蓝宗主把自己的递给我了,不然真是要气炸!


 


到了吃饭的时候,在我先前的强烈抗议之下,终于上了两个实在的荤菜,一个红烧排骨,一个清炖鸡汤。


 


闻着挺香,看上去也特别酥烂诱人!我迫不及待夹了一筷子红烧排骨,一放到嘴里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这都是什么鬼味儿啊!为什么排骨是酸甜的!江家从来做不出这种口味的排骨啊!我惊恐万状地就想把厨子叫过来,谁知我舅舅瞥我一眼道:“没见识,这是梅子排骨,就是这个味道。”说完夹了一筷子放入嘴里,镇定自若嚼吧嚼吧吞了进去。


 


舅舅你是不是失去味觉了啊?!你不是不爱吃酸甜口的嘛!以前是谁说过饭桌上不许出现任何酸甜的菜系啊!这厨子难道也换了一波了?我舅舅还特别可恶地一个劲儿往我碗里夹排骨,说让我没吃过就多吃点儿......心塞。


 


那鸡汤就更别提了,感觉都被滤地没油星儿了,还不知道放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起煮的,喝在嘴里都不是滋味,完全掩盖了鸡汤原本的鲜香!不过总算里面的鸡肉还有肉味儿,我气哼哼地把两只大鸡翅膀都吃了,聊胜于无,还好我舅舅终于没怼我。


 


还我的藤椒辣子鸡!还我的酥炸脆骨!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鸡汤是蓝宗主亲手给我炖的,里面加的是各种养生药材,真庆幸自己当时没抱怨,不然我舅舅不知道该怎么骂我了,心情复杂……


 


晚上我偷偷跑出去找了家云梦最好的酒楼大吃了一顿,哼,在本少爷的地盘上还真能饿着自己怎么地?念着他是我亲舅舅,我给他打包了几只香辣蟹回来,他还不是眼睛一亮吃的满嘴流油!都没怪我自己偷偷出去。你看,我对他这么好,他就对我这样!


 


这种事儿真是数不胜数,我虽然不过才住了四五天,就觉得已经受不了了。


 


有一次吧,大中午的,我吃完饭实在无聊,想着去骚扰他们一下。以前都是我舅舅骚扰我,现在换我骚扰一下他也不过分吧。


 


到了舅舅起居室的院子门口,就看到他的房门虚掩着,我得亏没有冒失地闯进去,非常慎重地在门口先瞄了一眼,果然看到了一幅……怎么说呢,可以说得上温馨,却又莫名让我觉得怪怪的画面。


 


蓝宗主坐在榻上看书,而我舅舅就侧卧在这塌上,他的头枕着蓝宗主的腿,看起来好像是睡着了,身上盖了张毛毯,脚边是窝成一团打盹的小花,感觉安安静静暖意融融的,我仿佛觉得院子里的桂花树香味也浓郁香甜了起来。


 


这氛围真的太和谐了,好像任何的动静都会打扰到他们一样。正在此时,蓝宗主发现了我,抬头朝我笑了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口型无声地问我有什么事?我能说什么,本来我就没正事儿,于是我赶忙摆摆手,识相地悄悄跑了。


 


我是觉得我在莲花坞真的呆不下去了,第六天一早,我就辞行了。好吧,我承认,我觉得我舅舅这样也挺好,脾气温和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也舒展了几分,偶尔还能笑一笑,不像以前总觉得憋着股劲儿似的。可是,我还是好气他对我的态度!


 


以前吧,每次我离开莲花坞的时候,我舅舅总能送出十多里地,还给我带上大包小包的好多东西,吃的穿的用的!不过虽说是十多里,其实御剑的话也就一会儿功夫,直到他叨叨完了,我才能走。有的时候一回头,总能看到他在后面远远望着我。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还真的有点儿暖乎乎的,那时候,就觉得这可真是亲舅舅。


 


可是现在呢…….别说十里地了,我舅舅那是连门都懒得出了!我去给他告辞,他答应一声,让我保重身体路上小心,这就没了,没了!更没吃的穿的、大包小包了!最后反而是蓝宗主起身送了我,还同我细心嘱咐了几句。哼!虽然我明白也许在舅舅眼里,我已经长大了,能让他放心了,可是这种感觉还是有点涩涩的,我怎么觉得他好像盼着我走呢,你说我是不是想多了?所以,我还真有些怀念以前那个脾气暴躁的舅舅!


 


现在只有那大花狗跟我最亲,还是动物好,动物才不见异思迁喜新厌旧呢,莲花坞上上下下也就它还把我当个主人,一路跟着我小跑到莲花坞入口那大牌楼。不过不知道它是在送我还是在送仙子。哎,算了,不说了,一把辛酸泪。


 


所以,你得多写几封信给你们宗主,催他赶紧回姑苏,让他没事别往莲花坞跑了行吗,算我拜托你了!否则,再这样下去莲花坞根本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


 


                                                         来自已经被假舅舅气晕的金凌


                                                                     某年某月某日


 


 


 


如兰贤弟:


  蓝宗主已离姑苏半月有余,将族中杂事一并交由我打理,然我才疏学浅,不敢自专,四处求教,实为焦头烂额,夜以继日。幸得贤弟书笺,甚以为慰。匆匆阅毕,有两句拙言相劝:一,江宗主与蓝宗主既为道侣,其私生活亲密融洽原是一段佳话,你我何须插手,蓝宗主的行踪我一介小辈又岂敢过问;二,建议莲花坞日后还是少去为佳,若是贤弟得空了,欢迎来云深不知处探讨修习,大闸蟹管够。另,下月初我与数位同修欲往落花谷夜猎,贤弟可否拨冗同去?秋凉物燥,动气伤肝,恳请厚自珍爱,多饮蜂蜜银耳汤。盼复。 


 


                                                                                      思追字


                                                                                 某年某月某日



评论

热度(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