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曦澄】捡到一只团子涣

说快板的鸣筝:

*贺澄欢曦下一周年


*时间在两人成为道侣以后








江宗主昨天晚上没睡好,晨起的时候就有些昏沉,刚出门就撞上了一团柔柔软软的小东西。


 


他低头一看,却是一个穿着白色衣裳的孩子。那孩子约莫五六岁,抱着膝盖蜷缩在门边,被他撞了这一下也不吱声,只乖乖地往旁边缩了缩,一双墨黑的大眼睛水光微盈,小心翼翼地看着江澄。


 


 


江澄突然觉得自己还没睡醒。


 


谁家丢孩子敢往他江晚吟门前丢,总不可能是看中了他很会带孩子吧?


 


 


他揉了揉眼,再三确认这个软乎乎的小东西是个实物后,俯下身道:“你是谁家的孩子?”


 


那孩子被他看的有些发怯,小声道:“我……”


 


 


他还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终于清醒几分的江宗主突然黑了脸。


 


这小孩一身披麻戴孝的打扮,头上却没戴抹额,若非此时看清了孩子校服上的卷云纹,他还真没意识到这个小团子是蓝家人。团子见他神色不豫,委屈道:“我昨晚在自己的床上睡的好好的,也不知道怎么就来这儿了……这里好大,跟云深不知处一点都不一样,而且一个人都没有。我不认得路,只好自己乱走,一不小心就走到这里了……”


 


江澄一噎,有些不好意思告诉他这时候江家人基本上还一个都没起床:“行了,你告诉我你是谁,现在送你回云深不知处好不好?”


 


团子很是犹豫了一番,大概是看着江澄不像是坏人,最终温软道:“我……我叫蓝涣。”


 


江澄:不错,警惕性还挺强。


 


江澄:??????


 


江澄:“你再说一遍你叫什么?”


 


 


 


 


 


 


对于自己的道侣突然变成小孩这种事,江澄一时还接受不太了。他看看天,看看地,又看看蓝涣,越看越觉得眼熟,越看越觉得心里发毛,最后伸手在蓝涣脸上掐了一把,怀疑道:“蓝曦臣,你是不是又耍什么花样来诓我了?”


 


 


团子整一个蓝曦臣的缩小版,脸还是那张脸,美则美矣,只是有些许婴儿肥,看着软乎乎的,掐起来也软乎乎的。蓝涣脾气极好,被他没轻没重这样一掐,呆滞片刻,像是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一扁嘴哭了。


 


 


江澄:“……”


 


蓝涣这一哭,他彻底慌了,心里想着哭什么哭什么有话好好说我不掐你脸了就是,手足无措地给团子涣擦眼泪道:“行行行,我信你不是蓝曦臣了,你别哭了好不好?”


 


 


蓝涣即使哭起来也依然很端庄,不嚎也不啕,只泪水大滴大滴地往外直冒。江澄刚给他擦干净,他就又淌了一脸眼泪。


 


小团子挂着泪珠,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江澄看的心软成一片,怎么也没想到蓝曦臣小时候竟是个哭包,眼看着他的眼泪越流越多,为难道:“怎么这么能哭啊……”


 


虽然小孩一哭他就手忙脚乱,但好歹养过金凌有点哄孩子的经验,自己横了横心,蹲下身把小团子抱进怀里,轻轻在他背上拍了拍。


 


 


蓝涣本来哭的一抽一抽,此时小小的身体被他抱在怀里,竟也不抽噎了,只一动不动地僵着。江澄仔细给他顺了气,又抱了他一会儿,确定他真的不哭了方敢松开手。团子涣被他放开以后似乎还愣着,用清澈水灵的大眼睛怔怔盯了他半晌,一张小脸猛地就涨红了。


 


 


看着他红着脸移开眼睛,江澄这个年过不惑的老男人心头一时百味交织。他与蓝曦臣过招时总是输在年轻,这人撩他的时候眼也不眨气也不喘脸也不红,神色正经得像在处理姑苏公务,而他则恰恰相反,有什么情绪都浮于面上,蓝曦臣又好喜欢看他的各种反应,每每搞得他有苦无处说,觉得自己同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无异。


 


 


如今蓝曦臣变成小孩模样,少男心思藏匿不住,被他抱一下就能脸红。江澄心里一时快意大破天,面不改色拉过蓝涣的小手道:“不哭了?”


 


 


他以前不明白蓝曦臣那种恶趣味,如今自己体味到其中乐趣,忽地生出几分挑弄他的心思,两指在那只小手上轻轻捏了捏,勾唇道:“你别害怕,我与你家宗主早就认识,不会害你的。”


 


 


“我不害怕……”蓝涣的手被他这样轻佻地一捏,脸上红的更加厉害,小声道,“你……你身上好香……”


 


 


江澄:“……”


 


这句话太过熟悉了。熟悉得让人瞬间就能衍生出许多不太好的联想。


 


 


他一下扔了团子的小手,铁青着脸道:“我再问你一遍,你当真没跟我装糊涂?”


 


 


 


 


 


蓝家自始至终也没发消息来问过,大约是还不知道他家宗主变成小孩这回事。若真是知道了,恐怕又要惹起一场大风波。江澄思来想去,决定先留蓝涣在莲花坞。一来他懒得与云深不知处多打交道;二来这些时日蓝曦臣的忙碌苦累他都看在眼里,想着不如就让他那位景行含光的弟弟代劳几天,好给他兄长放个小假稍作歇息。


 


最后一个原因,不太好说出口,就是他不舍得让蓝涣团子走。


 


他觉得蓝曦臣变成小孩以后,虽然撩人功夫没怎么减,但整体上还是比他成人的时候可爱多了。


 


就好比现在,蓝涣一个团子手无缚鸡之力,他轻而易举就能抱起来,心里成就感爆棚,突然很不想让蓝曦臣再变回去了。


 


蓝涣哪里知道他心中所想,被他抱着也乖乖的,温顺地在他怀里缩着。江澄抱着他一路穿过莲花坞众多亭台水榭,过程中遇见不少刚睡醒的江家人,看见自家宗主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正打着的呵欠一时都被吓得咽了回去。


 


 


 


江澄见自家门生精神状态如此饱满,心情不禁大好。经过中心那片莲塘时,适逢莲花坞外的几位妙龄少女摇着小舟来坞中采莲。云梦女子爽朗大胆,几个人看见江澄怀里抱着的蓝涣,顿时笑起来:“哎呦呦,咱们江宗主连孩子都有了!”


 


其中一个埋怨另一个道:“都怪你昨天跟我讲说宗主长得多么俊,硬拉着我过来瞧他,这下好,不到一天就失恋了!我的爱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另一个怅然道:“宗主怎么这么年轻就有人了……完全不给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机会啊……”


 


打头的那个女子小声道:“你们还不少说两句,我瞧着宗主脸一直在抽,八成是你们几个说错了罢。”


 


 


 


 


江澄的脸确实一直在抽。他在那几位少女的言谈中莫名其妙占了蓝曦臣一个天大的便宜,而当事人却并不知情,还一脸天真单纯地窝在他怀里。


 


 


 


看着这样柔软好欺负的团子,江澄突然有些愧疚。


 


于是到了吃饭的时候,桌子上满满当当摆着的,全都是蓝涣爱吃的东西。


 




两人相处日久,江澄对他的口味偏好早就了熟于心。蓝曦臣口味偏甜,还不能是那种过腻的甜,得适度清淡才行。当他觉得某样东西过于甜了的时候,便会把那样东西喂到江澄嘴里,连哄带骗也好,软硬兼施也罢,他总是能得逞,然后再去细尝江澄嘴里的味道,每每吃的心满意足,说是这样的甜度才恰到好处。


 




江澄:老子信了你的邪。


 




蓝家伙食清苦,江澄估摸着蓝曦臣平时吃饭吃的也够呛,给他左夹一块右添一块,不一会儿就堆了满满冒尖的一碗。


 


 


 


这一老一少正吃着饭,魏无羡来了。


 


他曾经是江家人,挑点就挑的极为准确,不是饭点就不来,一年到头风雨无阻,不知道吃掉了莲花坞多少只无辜的鸡。


 


江澄揉揉眉心,让下人再添一副碗筷,转头没好气道:“你们蓝家不是一向卯时作亥时息,怎么这么半天才发现蓝曦臣不见了?”


 


魏无羡塞了口锅包肉进嘴,满足道:“一早就发现了,只是大哥消失又不是头一回,我和蓝湛一合计,都觉得八成就是来了你这里。蓝湛把事压下来了,我正想着借此机会出来找你,只是比较倒霉,没出门就撞上了老先生,听他念了整整两个时辰的经,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


 


他心很粗,环顾一周没看见蓝曦臣,疑惑道:“唉?大哥呢?”


 




江澄没说话。魏无羡盯了他一会儿,难以置信道:“不就是藏个男人,你至于憋笑憋成这样?”


 




他刚刚只顾着看江澄,完全没注意到江澄旁边还坐了个小孩,长得还挺俊美,一时新奇道:“你这是养金凌没养够,要再养一个?”


 




“不对啊,这小孩怎么长的这么像大哥……”他摸着下巴凝视蓝涣片刻,突然大惊失色道,“我说江澄,你跟蓝曦臣不会连孩子都有了吧?”


 


江澄:“……”


 


魏无羡紧张道:“是他生的还是你生的?”


 


江澄:“……你给我滚!”


 


 


 


待江澄把前因后果一说,魏无羡顿时对自己这位变成了小孩模样的妹夫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兴趣。


 


江澄看他蠢蠢欲动,警告道:“你若是敢对他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送到金凌那里去见仙子。”


 


 


魏无羡当即老实道:“哦。”


 


 


三人坐在一处吃饭,气氛还颇为融洽。过不多时江澄被老主事叫了出去,魏无羡没了江澄看着,方才的正经模样立刻就飞了,左肘相当豪爽地往桌上一撑,摆出老大哥的姿态对蓝涣道:“怎么样,喜不喜欢那个紫衣裳的叔叔啊?”


 


蓝涣纠正他道:“不是叔叔,是哥哥。”


 


男人二十一枝花。魏无羡啧了一声,笑道:“行行行,哥哥就哥哥。”


 


蓝涣这才认真地点点头道:“喜欢。”


 


魏无羡道:“还以为你是长大以后眼光长歪了,没想到这么小就已经歪了啊?那你就说说,你为什么喜欢那个紫衣裳的哥哥啊?”


 


蓝涣很认真地想了片刻,最后道:“我不要告诉你。”


 


魏无羡等来等去就等到这么一句,差点当场吐血:“我求求你了大哥,我是真的想知道,我都闷了好多年了……”


 


 


他神情恳切,小团子却不为所动,坚决道:“我不能告诉别人,如果别人知道了他有这么好,就会把他给抢走的。”


 


 


魏无羡被他这样一瞪,突然不寒而栗。


 


他该不会是连自己的醋都吃过吧……


 


 


 


 


于是江澄回来就看见桌上那盘唯一的辣菜被魏无羡挪到了他自己眼前。蓝涣眼睛嘴唇脸颊通红一片,一边掉眼泪一边咳嗽;魏无羡不好上手给他擦眼泪,手忙脚乱的姿态比江澄那会儿好不了多少。


 


江澄怒道:“魏无羡,我不是让你老实点吗?”


 


魏无羡心虚道:“我就是想试验一下大哥小时候是不是会更经辣一些……哎,你摇铃干什么?真的要给金凌报信啊?”


 


江澄把蓝涣抱进怀里给他喂茶,一手将那银铃越振越响:“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就不知道先给他喝口水?”


 


“我就给他吃了一筷子而已……一点都不辣,我也不知怎么的就能把他辣成这样啊?”魏无羡无奈道,“行了你别摇了,要是金凌待会儿真过来,还以为他舅妈故意变成小孩来跟他争宠,到时候犯了别扭,可都得你亲自去哄。”


 


他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起身道:“多谢款待,我先走啦,回去到藏书阁里找找大哥变小的原因,看看能不能让他变回来。”


 


他走到门口,又回头朝江澄一挤眼道:“当然,你要是不想让大哥变回来,我们也可以再往后拖拖。”


 


 


江澄:“……”


 


江澄:“滚好不送。”


 


 


 


 


当晚江澄搂着团子安然入睡,觉得还是这样睡觉前不发情也不折腾的抱着比较歇息。


 


他其实很享受这种保护蓝曦臣的感觉。蓝曦臣比他力气大得多,他在床上从来讨不到便宜,每回都是蓝曦臣从背后拥着他入睡。


 


蓝涣的身体又小又软,他一条手臂就能圈的过来,听着团子均匀清浅的呼吸声,心里一片温暖。


 


他追循着蓝涣身上清淡的檀香气息,悄无声息地低下头去,在蓝涣小小的后颈上轻轻亲了一下。


 


 


 


 


 






第二日他在男人怀里醒来,像往常一样翻了个身,嘴唇蹭过一片韧实的胸膛,睁开眼睛才发觉不对:“你什么时候变回来的?”


 


蓝曦臣没说话,只像个上门讨债的债主一般逼得近了些,悠悠开口道:“我也不知道,一睡醒就变回原样了。”


 


他看着江澄,眸中笑意逐渐收敛不住,微弯了嘴角道:“反正不是阿澄偷亲我的时候。”


 


江澄:“……”










今天早上被蓝宗主压着这样那样的江宗主,终于切身实地感受到了大人尺寸与团子尺寸的差距。








FIN.

评论

热度(4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