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原著向/曦澄]相逢一笑(5)

笑死我了(●°u°●)​ 」

云中雁:

这章全是对手戏!写得超开心!


一个有心结的两人互相开解的故事。


故事进展无比缓慢。


流水账一般的渣文笔。


角色属于作者,ooc属于我


感谢喜欢!!


上一章: 肆 - 天命 舅舅视角


-----------------------------------正文分割线-----------------------------------


伍 - 是客




“蓝宗主远道而来,江某真是有失远迎了。”


硬邦邦的语气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不快,蓝曦臣虽心中觉得自己十分无辜,却也明白依这位江宗主的性子,没有杀他灭口大概已是看在两家交情上的份了,于是权当没听懂:“蓝某本无意打扰,劳烦江宗主了。”


江澄哼了一声,又走近一步道:“那么在下便不拐弯抹角了,蓝宗主私访云梦,究竟为何缘由?”


“无它,只是云游。”


这本是实话,蓝曦臣也不觉得他有什么需隐瞒的东西,不料话音未落便见江澄嘴角抽了抽,旋即大怒:“蓝宗主可是在寻我开心?”


蓝曦臣这才想起,昨夜他便是这么回答醉酒的江澄的——那大概不是江澄愿意讨论的话题。


“绝无此意。”他说,“不瞒江宗主,我来此地,是为散心。”


蓝家家主为无恶不作的道界余孽之死闭关不出之事想必已是全修道界饭后余兴时津津乐道的故事了,那些作态唏嘘言语大抵不会有多友善。蓝曦臣心知肚明,却无意理会,也并不忌讳与江澄提起。


他现在的心态已有几分惰性,只觉得自己问心无愧,旁人怎么想便随他去罢 。


这份回答简单得胜似敷衍,江澄张了张口,本准备好的尖锐的句子却吐不出了。一方面蓝曦臣一直以不温不火的语调回应他,让他的怒意如投入水中却没溅起水花石子,像是打错了地方,无声中渐渐沉了下去;另一方面,蓝曦臣藏在轻描淡写背后的东西,大抵没人能比他更理解——半斤八两的他似乎不该当那个批判蓝曦臣的人。


“若是如此,”神情缓了缓,江澄的话语中仍有一分警告之意,“还请蓝宗主安心修养,不要再介入仙门杂事。” 仙门自然就是指当地的莲花坞了。


“这是自然。”蓝曦臣道。


对方已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江澄也没有理由再打扰蓝曦臣,只得告辞离去。


回到家中细想,他又觉不妥:三言两语,似乎什么也没讲清楚啊。


不仅没能抹去昨晚撒酒疯的不良影响,且若是对方真的有不可告人的意图,他这一去不但没将这层缘由扒出,反而会让对方产生警惕。


罢了,蓝家主既已出关,江澄料他散完心必将尽快回云深不知处重新主持大局,定不会在云梦停留太久, 他只需在这段时间多提防些即可。


 


——一星期后,江澄再次在集市上偶遇似乎是正在逛街的蓝曦臣,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


“你为何还在这里?”他抱着胸,走上前去,直截了当地问道。


“江宗主,好巧。”蓝曦臣闻声回头,见是他,微笑着打了个招呼,毫不心虚,“还有些事未想清楚,便决定多留些日子。”


江澄上下打量,蓝曦臣一只手抱着数本封皮五颜六色的书籍,另一只手正翻开其中一本举在身前,他仍穿着蓝家标志性的白衣,朔月被白布包起背在身后,裂冰也不知道被收在何处了,长发或许是因天气炎热而被高高地束起,除了那条显眼的抹额,看上去与寻常市井人家的书生并无二致。


这“散心”散得,看来十分成功啊。


感受到江澄探寻的目光,蓝曦臣解释道:“本是为魏公子带的,我却爱不释手了。”


“魏无羡?”江澄皱了皱眉,旋即想到了什么,“你来这里,是他支使的?”


“不算是。”蓝曦臣道,“我本不知该去哪的,魏公子说云梦‘好山好水好人情’,不如来看看。”


魏婴同志为云梦旅游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江澄听到那句“好人情”重重地哼了一声。


“江宗主呢?可是在追捕什么人?”蓝曦臣问。


江澄摇头:“并非,只是路过。”


“原来如此,江宗主看话本子么?”


蓝曦臣问得十分不经意,江澄却对突然转移的话题毫无准备,一时语塞:“呃……偶尔。”


“这本是客栈老板推荐的。”蓝曦臣扬了扬手中的书,“似乎在云梦很受欢迎。”


“……大概吧。”江澄说。


不对,他不是要说这个!


但江澄并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事实上他只是在集市上看到熟悉的身影就下意识地走过来了。


他突然发现,似乎每次自己找上蓝曦臣时,不是失态就是怒气冲冲,实乃有失一宗之主的风范。


大概是因为他的表情太僵硬,蓝曦臣正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那双眼睛无辜得让江澄怀疑他是故意的。


“咳……”江澄别过头道,“蓝宗主想不想尝尝云梦的地方菜?”


 


江澄带着蓝曦臣进了家湖边的馆子,馆子不大,只是门前立着根长竹竿,竹竿上挂着一面红色的大旗,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五个大字“云梦老字号”。


蓝曦臣:“……有劳江宗主。”


江澄在他身前大步走着,轻门熟路:“这家店我儿时便常来,卖相一般,但味道犹为正宗。”


蓝曦臣道:“风景很好。”


“是。”江澄寻了个靠窗的小桌,转身对伙计说:“不要酒。”


蓝曦臣知道这是为了他,轻声道了句谢谢。


“不用。”江澄道,“蓝公子可体会到了云梦的‘好山好水好人情’?”


他话语中带着一丝玩笑的意味,似乎不再像之前那样抵触和防备,蓝曦臣心中油然而生一种“闹别扭的娃终于安生了”的自豪感,他连忙压下嘴边泛起的笑意——他绝不怀疑江澄知道后会把他直接踢到湖里。


和“惹谁也不能惹”的三毒圣手相处,似乎比他想象的要更愉快些。


蓝曦臣惊讶他们之间没有了火药味后,竟能你来我往好好地对话上许久。毕竟是之前就认识,也能勉强称上一句道友,彼此之间能谈的话题并不少。


蓝曦臣闭关数月,与外界的讯息有些脱节,江澄就捡重要的讲与他听。他发现凡是涉及金凌的事,江澄的话就会变得尤其多 。


“金公子年纪尚轻,无需过于苛责了”蓝曦臣道,“看在……过往金家与蓝家的关系,蓝家也会多多照应的。”


“他不应需要旁人的‘照应’。”江澄挑眉,“迟早该独立的。”


“江宗主昨日,似乎便是去了金鳞台?”蓝曦臣笑。


“那是因为有人闹事。”江澄道,“上门踢我外甥场子,我该去不该去?”


“自然该去。”蓝曦臣点头,“只怕金公子身边的不太平,还需持续一段时间啊。”


说着,伙计端上饭菜,蓝曦臣噤声,拾起筷子打算夹菜。


……手停在空中。


“泽芜君?”江澄疑惑道。


望着桌上的鲜红一片,蓝曦臣心想,他大概不能活着回去了。


这几日他三餐都在客栈解决,客栈小二第一天问过后就默认他不食辣菜了;江澄常来这家食馆,伙计自然也记住了他爱点的那几道菜,适才根本没问;加之方才与江澄聊得尽兴;蓝曦臣竟忘了提此事,现下又如何能驳了对方的面子?


江澄看着蓝曦臣沉默了片刻,而后一脸坚定视死如归地夹了一筷子,似乎手还颤了颤,然后送到嘴里。


半晌,他继续看着对方强行保持着微笑的表情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茶,也不管是不还烫着就全部咽了下去,终于想起来了:姑苏人不吃辣。


“……”他嘴角抽了抽,终究没忍住,毫不压抑地笑出声来。


-----------------------------------正文分割线-----------------------------------


这文真是淡出水orz


云梦话本子是本文mvp, 最佳情景小推手!第二是把蓝大往云梦推的魏无羡同志


接下来大概会比较忙,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更文orz不过真的有人期待嘛?


再次感谢喜欢!

评论

热度(149)

  1. 叶子云中雁 转载了此文字
    笑死我了(●°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