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曦澄】不老梦(11)

做一个乖巧的仙子:

又是两星期一更。。。近期我的目标是尽量做到周更。


今天圣诞节,来发糖!!!!!!!


开不开心!!!!!!!


-------------------------------------------------------------------


第十一章


 


  一双秋水明眸,仿佛将自己的三魂七魄勾去一半,良久,江澄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回过头,垂下眼睑盯看着自己的手,颇有些心虚的味道。


 


  “庆祝......和谁呢?”


 


  蓝曦臣一时语塞,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勾起了江澄伤心的回忆,心下蓦地泛起一丝疼痛,又涌起一阵愧疚和不知所措。


  江澄叹了口气,撇了撇蓝曦臣一脸被自己噎到又自责的表情,心里很是无奈,无奈这蓝大宗主动不动就把错揽到自己身上,可真是难相处。


 


  “庆祝是没什么好庆祝的,不过......”江澄想了想,随即弯起嘴角,“中秋佳节,莲花坞的吃食和夜市倒是很不错......”


 


  蓝曦臣看着江澄弯起的嘴角,自责的心情仿佛消散了一大半,他很久,或者说从来没有看到过江澄微笑。


  他见过江澄桀骜高傲的笑,见过江澄心碎自嘲的笑,当然也见过江澄阴鹜嘲讽的笑,唯独没见过江澄发自心底的安宁如斯的微笑,哪怕是在云深江澄昏迷时,他照顾他的几日夜里,也没见江澄在梦里有不自觉的微笑过。


 


  心里的疼痛似乎被软化了,蓝曦臣复又看向灯火通明的街市,人头涌动,笑语朗朗。


 


  “蓝某孤陋寡闻,又深居简出,不曾领略过莲花坞的夜市,甚是好奇。”


 


  “也罢,左右不过几个时辰,我带你去瞧瞧吧。”江澄说这话时,依旧是笑着的,他已经很久未有与人闲逛夜市了,心里不禁更多了几分期待。


 


  “有劳江宗主了。”


 


 


  街道上挤满了人,有举家出游的,有如胶似漆的,也有形影单只的。形形色色充斥在不算宽的石板道上,摩肩接踵,离举步艰难也不远了。街道两边三三两两的摊铺聚集着,食物的香气伴着热热的白烟弥漫在整个街道上空,耳边尽是人们嬉笑欢语和小贩吆喝朗朗。


 


这正是夜市最让人着迷的地方——人间烟火。


 


江澄领着蓝曦臣不徐不疾的在人群中四处走着,时而给他介绍介绍莲花坞那些别有风趣的景致,话匣子说开了,一路上也算是气氛颇佳。两人并肩而行,偶尔被人流冲开几步之遥,但蓝曦臣又会马上走回江澄身边。江澄有些好笑的看着蓝曦臣饶有兴致地东张西望,又紧挨着自己生怕走散了一样。


 


“上一次这么跟着我逛夜市的,可是五岁的金凌。”


 


蓝曦臣闻声低头凑近着听,周围太过吵闹,待他费了点功夫才终于听清江澄说了些什么后,一张俊脸顿时漫起一片薄粉。


江澄见了,更是心情大好,毕竟他可是看见了蓝曦臣少为人知的一面。


 


“也是,你们蓝家人向来修得清心寡欲,严于律己。没来过夜市道才是正常。”说着,他又伸出手扯着蓝曦臣的袖摆,将蓝曦臣拉到人少的一边。蓝曦臣刚一让开,一群小童便拿着蓝曦臣从没见过的糖挨着蓝曦臣身侧跑了过去。


 


“蓝大宗主才三岁么,像起小孩儿来了,走着连路都不看。”江澄一脸无语地揶揄道,要不是他,蓝曦臣好好地白衣服怕不是得黏上好几块儿糖渍了。随即他又看见蓝曦臣盯着跑远的那群孩子手里的糖,更加是半分无奈半分好笑。


 


“不是吧,蓝三岁,你连吹糖都没见过?”


 


蓝曦臣回过头盯着江澄的脸,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


 


江澄:.................


 


等他们费了点功夫才总算照着吹糖的手艺人时,江澄已经把从桂花糖芋羹到油炸糖糍粑,总之所有夜市里能见着的甜点都给蓝曦臣吹了一边了。


 


“江宗主如此了解甜食,想必平日一定很爱吃了。”说着,蓝曦臣把手中的糖葫芦伸到江澄嘴边。这糖葫芦可是他为数不多的原本就认识的点心,方才找手艺人时顺手买的。


 


江澄想也没想便“咔嚓”一口咬了下去。可听了蓝曦臣话,又莫名的有些害羞,仿佛被人挖掘出什么羞于言表的小秘密一般。于是立刻又故作深沉的解释起来.


 


“不算爱吃,这种东西都是小孩子口味,小时候金凌爱吃这些,老让我买,时间长了我也就记下了而已。”


他后半句话倒不假,金凌长得随他舅舅,口味也随他舅舅,老爱吃些甜腻的点心,若不是江澄盯着,怕不是得挨上个几次牙疼之苦。


 


那手艺人显然很受孩子们的欢迎,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都是黄口小童居多。手艺人是个已到了耋耄之年的老叟,一双靠吃饭的手布满深深的沟壑,却十分娴熟的把吹起来的麦芽糖捏成各种样子,一双手连一滴糖渍都没沾上。


等排到江澄和蓝曦臣二人的时候,已经有一会儿了。蓝曦臣手上那串糖葫芦都只剩一根细竹棍,上面红彤彤的糖山楂有一半都被喂进江澄的肚子里,末了江澄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这样的小动作被蓝曦臣尽收眼底。他本对这些甜食不怎么感冒,多半也是因为从小吃的少,久而久之成了习惯。可是看着江澄吃起来的样子,蓝曦臣又觉得嘴里的糖山楂分外可口。


 


所以说,这等甜美的吃食,定当是同人共同享用才不算做浪费。


 


“两位公子好生俊俏,也来吹个糖?”


 


老叟笑呵呵的招呼着,一双布满沧桑的眼尾含满了中秋月夜的喜气。


 


“你要吹个什么?”


 


江澄侧过头询问着蓝曦臣,蓝曦臣看着夜色里一轮明月,思索了一番,忽然想到自家弟弟在云深养的一团团白兔儿,就像这圆月边的朵朵祥云簇拥。


 


“引玄兔于帝台,集素娥虞后庭。今日是中秋,吹个兔子如何?”


 


江澄笑他一句,吹个糖还文绉绉的,转过头还是让老叟吹了个兔子,顿了会儿,又让吹了个圆溜溜的球。


老叟一晚上做了这么多单生意,还是第一次碰见只吹个球这么轻松的活儿,笑呵呵的便没要第二个糖钱。


 


江澄看着手里的兔子和糖球,心情大好地把兔子递了过去。


 


“呐,蓝三岁,你的兔子,这颗月亮就归我了。”


 


他眼角带笑,孩童一般的话语融在这嘈杂的街道,像一撮轻飘飘的绒羽般飞进蓝曦臣的耳朵里。灯火葳蕤,暖光像是在眼睛上蒙了一层雾气,模糊了眼前人一张姣好玉面,弹指一瞬化为一个极其漫长的梦。


 


蓝曦臣有些木讷地接过兔子,舔了一口。


 


 


真甜。






-tbc-






---------------------------------------------------------------




如果你觉得他们快谈恋爱了,那一定是你的错觉。【严肃脸】

评论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