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曦澄·忆踟蹰】下

蓝翠花:

       [无脑私设,无趣失忆梗,原著世界。]


        -忆踟蹰·上-


        -忆踟蹰·中-


  蓝曦臣被聂怀桑请到一旁,说起聂明玦忌辰一事,时间过得很快,还有半个月,就是大哥的冥寿了。


  “怀桑知晓二哥对我失望,可大哥的忌辰,希望二哥能来,他生前,最喜欢的就是二哥了。”


  提到聂明玦,蓝曦臣难免会想到金光瑶,就是这样一个一直以来骗他团团转的人,曾经还那么的相信他,甚至大哥对他发火时还一心维护与他,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杀了那个嫉恶如仇,刚正不阿的赤峰尊。


  若是对金光瑶少一分信任,就会及时阻止他为恶人间,是不是就不会害死那么多无辜的人。


  世人只道他当初闭关是因为误杀了结义兄弟,然而又有几人知晓他闭关的真正原因。


  他应下了聂怀桑的邀请,会场上却没见到江澄,不知道何处来的错觉,他快步奔向了药庐。


  还未进去,就听到小包子高兴的呜呜声,待他步入院子,就看到江澄蹲在亭子旁边,抱着小包子轻轻抚摸着,给蓝曦臣留了一个被阳光笼罩的侧影。


  没了失忆时的幼稚形态,可脸上还是挂着愉悦的表情,抱着小包子温柔蹂躏的样子叫蓝曦臣不舍得打搅。


  静静看了一会之后,蓝曦臣才有了猜想,是啊,他只是知道江澄恢复了记忆,可他恢复记忆并不代表忘却了失忆期间的记忆。


  江澄,他极有可能记得这段时间的事情,不然,也不会独自一个人跑到这里看小包子。


  “江宗主——”蓝曦臣轻唤。


  江澄显然被惊了一跳,扔了手中的小包子就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蓝宗主。”


  蓝曦臣进去,冲他微笑颔首:“可是小辈们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害江宗主无聊了。”


  “蓝家无不无聊蓝宗主不知道么?”江澄嗤笑一声,瞥了一眼地上委屈巴巴的小包子,“这小东西比你们蓝家人有意思多了。”


  被他的笑容刺的有些慌神,心跳更快了几分。


  “江宗主若是喜欢,便送你了,小包子看起来很愿意跟江宗主一起走。”


  “小包子?”江澄低嘲道:“谁起了这么一个名字,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蓝曦臣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一个很可爱的小朋友,江宗主若不喜欢,可以再改。”


  江澄冷哼一声:“我可没说要,既然是你那位很可爱的小朋友养的,我也没有夺人所好的爱好,蓝宗主还是留着吧。”


  他转身就要走,小包子却咬住了他的衣角着急的呜呜。


  蓝曦臣忍不住轻笑出声:“江宗主既然来了,不去坐下来喝杯茶,早上我让后厨新做了点芍药糕,江宗主可有兴趣尝尝?”


  看了眼小包子,小包子表示非常认同蓝曦臣的话,叼着江澄的衣角就往亭子里拖。


  蓝曦臣热上水,又端出来一碟芍药糕,江澄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面色温和,原以为该有的戾气全无。


  蓝曦臣将芍药糕推到他面前:“尝尝。”


  江澄僵着脸拿起一块:“你做的?”


  蓝曦臣只是点了点头,他知道江澄要来,一大早就摘了院子里盛开的几朵芍药,偷偷溜到后厨做好了糕点,做好之后就忍不住苦笑,根本就不知道江澄有没有机会能吃上。


  可眼下,他却自己撞了上来,既然做好了,人来了,蓝曦臣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就是想让江澄再尝尝,他就是给他做的。


  江澄吃下一块,“味道马马虎虎,不过实在看不出来,蓝宗主还会做这些东西。”


  蓝曦臣给他倒了杯茶,推到他面前:“很少做,只是今日忽然就想做了。”


  “以前给蓝忘机做的还少?”


  “忘机不喜甜食。”他笑了笑,“江宗主为何会到了我这药庐?”


  江澄白了他一眼,“走着走着就到了这里,怎么?难不成我闯了蓝家的禁地?”


  “没有,只是一处栽种药材的园子罢了,谁都来得,江宗主自然也能来。”


  江澄吃了第二块,第三块,茶也喝了第二杯,第三杯,蓝曦臣知道宴会上他没吃好,不光是他,几乎所有客人都不太吃得下蓝家的东西。


  “蓝宗主不去招呼客人?”


  蓝曦臣笑眯眯道:“这次清谈会本就是为了锻炼小辈们,他们可以做好。”


  “你倒是放心,莫非准备把宗主的位置让出去改行种花买糕点?”


  蓝曦臣笑道:“江宗主一言点醒梦中人,这个提议,似乎很不错。”


  江澄看怪物似的看着他。


  蓝曦臣又道:“远离江湖是非,种种花,看看书,写写字,闲来做点糕点给喜欢的人吃也挺好。”


  江澄忽然被呛着了,一连喝了两杯水,脸都呛红了,眼泪也被呛了出来。


  蓝曦臣这才发觉刚才的话有歧义:“我是说,给喜欢糕点的人吃。”


  江澄尴尬的咳嗽两声,才起身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告辞了,那帮小兔崽子们该等着急了,蓝宗主,告辞。”


  他转身就走。


  “等等——!”蓝曦臣叫住他,抱起地上的小包子追了过去。


  江澄转身投来询问的眼神。


  小包子。


  “真送我?”


  “它很喜欢你。”


  江澄有些犹豫,眼光却一直没离开小家伙,而小家伙也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小包子自江澄不在后就变得茶饭不思了,毛色暗了不少,也瘦了很多。


  蓝曦臣补充道:“云深不知处本就不让养这些小东西,被叔父知晓大抵会被扔出去,死生难料。”


  江澄这才接过小包子,抱在怀里摸了摸,又看了眼蓝曦臣,随即迅速移开了目光。


  “谢了。”


  看着紫色背影越走越远,蓝曦臣心中五味杂陈,他许是记得的吧?


  若不是记得,怎么会找到这药庐,怎么会趁后院无人来看小包子,他嘴上说着不要,心里还是想着小家伙的。


  那天晚上,蓝曦臣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白日里江澄那张俊秀白皙的脸,曾经失忆小祖宗做过的荒唐事涌入脑海,身体不受控制的起了反应。


  若放在以前,蓝曦臣毅然选择念清心咒,然而今天,他却鬼使神差的解开了裤头,将手伸了下去。


  待脑中闪过一片空白,手上一阵潮湿温热,曾几何时,他也这样对待过江澄,他的东西,也这样喷满了手掌。


  他胸口剧烈起伏,看着掌心的白浊,发出无奈的叹息。


  这是——怎么了——


                    「【曦澄·忆踟蹰】下」 全文                  

评论

热度(96)

  1. 叶子蓝翠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