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忆踟蹰·番外

蓝翠花:

       [无关痛痒的内容,文末大概有点油渣。]


            正文前情     


       


  “宗主,您看看还有什么要带的,礼物我挑了几件轻便贵重的,对了,夫人留下的镯子我也带了……”


  “行了就这样吧。”江澄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江乾的喋喋不休。


  江乾将清单往怀里一揣,乐道:“娶媳妇这事儿您不急,江家上上下下都替您急,对了,真不通知金小宗主?”


  江澄头疼道:“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去眉山相亲是吧!若不是大姨三番两次催促,外婆又拿年纪要挟我……啧!你当我想去!”


  江乾道:“明白!我一定将这事儿守口如瓶,谁都不告诉,就咱俩知道,那咱……明儿天不亮就出发?”


  江澄又不耐烦的挥挥手,“你看着办吧,别烦我,头疼。”


  “得令!”江乾仰天大笑出门去。


  江澄一巴掌拍在桌上,又急急忙忙喝了杯茶,当下被呛的半死不活。


  三个月前,大姨虞紫萱来了信,说给他相了门亲事,的对方是锦城樊家的独女,保证长了个他喜欢的模样,催他得了空去眉山见见,聊聊。


  江澄已过而立之年,终生大事被魏无羡这王八蛋活活耽误了十几年,这十几年来,他每天都活在无尽的黑暗中,一边等待着他的出现,一边想着该如何了结那段恩怨。


  然而,魏无羡真的回来了,他却发现自己恨着,却始终下不了手。他比谁都清楚,魏无羡这个人,虽然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家人,却从来不会是他真心为之。


  十三年过去,他恨不动了,尤其是在得知一些莫名其妙的真相后变得很累,以至于他现在连气都很少生,觉得累。


  也听弟子们议论他脾气变好了,自从封棺大典之后,一切似乎都尘埃落定。


  接到虞紫萱信件时,他微微有些心动,可得知那姑娘才十九岁,又有些抗拒,便直接回了大姨的盛情。


  虞紫萱不死心,一连三个月来信催促,还搬出来白发苍苍的外婆来,江澄没招,只能应下,去看看也好,说不定遇上个合适的,娶回家为江家传宗接代,也算是对列祖列宗有个交代。


  到了眉山,也见到了那位樊英姑娘,江澄当时是愣住的,樊英模样清秀,可眉目之间与逝去的母亲有着四五分相似,怪不得大姨非得让他见上一面。


  樊英谈吐得体,没有母亲身上那估计雷厉风行的劲头,显得温婉许多,该是能对金凌好的。


  在大姨的再三劝说下,他答应考虑一个月,一个月后给他们答案。


  樊英也没意见,看得出来对江澄也比较满意,江澄都留了几日,再一一拜见了长辈们之后,动身回了云梦,他很忙,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其中最主要的便是金凌的事。


  金光瑶死后,兰陵金氏式微,金凌年幼,镇不住金家老小,全靠他在身旁扶持。金家也发了话,若金凌在十八岁前不能交出一份让天下满意的答卷,那么,就把宗主之位让出来。


  江澄断然不会让此事发生,他江澄什么人,他能十几岁撑起江家,现在,也能帮助金凌坐稳那个位置!


  阿姐,一定在天上看着他。


  然而,他并未预感到危险的来临,江乾一路同他说说笑笑,轻松自在极了,他万万没想到,就在路过一片树林时,前一刻还在笑脸相迎的年轻人会突然翻脸,一掌将他拍下云端,掉落在事先早已布置好的阵法中。


  那阵法邪气冲天,红光缭绕,咒文飞旋,力道强劲的光链锁住他的四肢和喉头,灵气一滞,浑身瞬间如刀割般疼痛。


  “江乾!”他好久没有这样咬牙切齿的见过一个人的名字。


  江乾平时笑呵呵的面容早已变得扭曲,被红光照映的愈发狰狞。


  “江宗主,我等这一天可是好久了呢。”他笑的邪魅极了。


  从未见过这等法阵,拥有极强的束缚力,灵力在阵中丝毫发挥不出来,此处没有帮手,当初是他坚持不让任何人跟随。江乾修为不算高,但只要现在有人拖住他,自己就能从阵中出来。


  直到江澄看到凭空出现的两个碧衣魅鬼后,一种在劫难逃的感觉愈发浓烈。


  “江乾,为什么?我自问待你不薄,你因何害我!你知道,我最恨的就是背叛!”


  江乾目露凶光,脸色阴冷道:“还记得五年前被你抓住的郭寒么?”


  江澄几乎瞬间就想起了这个人,是他在南疆地界偶然碰到的鬼修,说是鬼修,不如说是魂修,江澄捉住郭寒时,他正在吸食一个刚刚死去小孩的魂魄。


  小孩刚死,尸身未凉,魂灵尚活,他吃的是生魂。


  从郭寒浑身鬼气可以得知,他死魂也没少吃,江澄向来最看不起这种靠死人修炼的行为,人死灯灭,魂灵却是轮回转世的必需品,他食人魂灵,便是断了死者轮回的路。


  江澄一鞭一鞭的将郭寒吃进去的魂灵抽了出来,失去魂灵支撑,郭寒的身体瞬间瘪了下来,如同干枯的死尸一般倒在地上,尚余一口气在,想是活不成了。


  万万没想到,今天竟然会有人为他报仇。


  “他该死!”江澄啐了一口,“天下的鬼修哪个走好下场,郭寒没有,魏无羡也没有,走歪门邪道必死无疑,靠食人魂魄被反噬的更惨,就算我不杀他,他那副身子也活不过两年!”


  “谁说活不过两年!我哥他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当年你用紫电一鞭一鞭抽出他体内的死魂时,也伤了他的魂魄!”


  江澄惊了,“他还活着?”


  “呵!托您的福,过得生不如死,若不是这些年我用活人的魂阳吊着,我哥早死了。”


  用活人的魂阳吊命?江澄闻所未闻。


  “哥哥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是你害得他生不如死,今天我可算逮着机会捉住了你,这夺魂阵你就别想着挣脱了。五年了,我哥哥的魂阳马上就要完备了,就差一个修为高深的生魂入体。我修为低位,其他人的生魂我也不感兴趣,我想我哥最想要的,就是你的生魂,这是你欠我哥哥的!今天就拿命来吧!”


  束缚在脖子上的光链越来越紧,勒的他喘不上气,不断飞旋的咒文使人头晕目眩。


  江乾召出一块红黑色的圆盘,江澄觉得有点面熟,却想不起来是在哪儿见过。


  直到江乾驱动那圆盘,笼罩在头顶时,江澄很清楚的感受到来自三魂七魄五脏六腑的不安。


  他们疯狂纠结,拉扯,江澄痛苦难当,意识混乱,生不如死,圆盘发出的光刃割裂着肌肤。


  随即,江乾腾空而起,借着那圆盘的力,纠结了一股强大的灵力于掌心,自江澄头顶猛击而下。


  江澄最后的意识便停留在那一掌击下来的瞬间,头部如同被千万根铁签刺入的疼,江乾是要在他生死交替之际,夺取生魂……


  江澄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死了,魂灵被禁锢在了一片混沌之中,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任何感觉。他徘徊了很久很久,却仍是找不到方向,飘忽着,恍若游魂。


  直到某一天,那混沌之中出现了斑驳的光晕,光晕愈渐强烈,转化为光束,将混沌照得一片透亮。


                  忆踟蹰.番外       全文       


曦澄·忆踟蹰TXT度盘全文.....

评论

热度(63)

  1. 叶子蓝翠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