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水龙吟(二十六)

桃蛋白:


人物秀秀的 OOC我的
CP曦澄 忘羡
私设澄澄因为某些缘故变小

蓝曦臣走进卧房里,一眼就看到床上一堆被子鼓成了小山包。
蓝曦臣走上前,轻轻地坐到了床沿边,发觉才这一会儿工夫,江澄已经又隐隐有了再次睡过
去的迹象,身上裹着两条被子,把一张小脸都遮住了一大半,宛如一只怕冷的小仓鼠,缩在
自己的小窝里安然无忧。
看他睡得这么香甜,蓝曦臣是真不愿意喊醒他,可又怕这一觉睡多了醒了反而难受,就连人
带被子都给搂了起来,换了个姿势,自己斜靠在床柱上,好让江澄可以靠在自己怀里。
“晚吟,醒醒,起床了。”蓝曦臣把被子往下拉了点,将江澄整张脸都露了出来,轻轻拍了
拍他的脸颊,小声哄道。
“嗯……”像是感觉到有人在骚扰他的美梦,江澄嘤咛了一声,在蓝曦臣怀里扭了扭,又把
头重新埋回被子里,含含糊糊地嘟嚷道:.……让我再睡会儿,阿婴你…….别吵我……”
敢情他还当是自家师兄在喊他呢,都不晓得这会儿叫醒服务已经换了人了,蓝曦臣只得不厌
其顺地再把人从被窝里挖出来,一点一点顺着背柔声道:“晚吟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
江澄被吵得不胜其扰,终于朦朦胧胧地睁开了一只眼,却仍旧看不真切眼前人,他伸出手揉
了揉眼睛,就看到蓝曦臣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看清了是蓝曦臣后,江澄倒是不生气了,他在蓝曦臣怀里翻了个身,从背靠着对方的胸膛变
成了跨坐在蓝曦臣的大腿上,两只手也搂上了蓝曦臣的脖子,脸颊贴着对方的颈脖子使劲蹭了蹭,就像一只啸嗷待哺的小奶猫。
“涣哥哥,你来了啊,我困,让我再睡会儿……”江澄软软地撒矫道,他蹭了几下,又懒得动了,左右挪动两下找了个舒服的位子后,眼睛又眯上了。
他这么一动,原本身上披着的被子就顺着滑落下去了,蓝曦臣怕他着凉,只得单手把人搂住,另一只手把被子拉起来重新给盖到他背上。
怕他真的再睡着了,蓝曦臣只能轻轻伸手捏住了江澄的鼻子,这下子没了空气吸入,再困的人也要醒过来,江澄不甘不愿地睁开眼,把蓝曦臣的手给挥开了,颇有些不高兴道:“涣哥哥,你好烦啊,你比阿婴都烦!我不要喜欢你了!”
蓝曦臣真是哭笑不得,这还是他第一次被江澄嫌弃成这样,就连不要喜欢你这话都说出了口,
怕是真的恼了。可见在蓬勃的睡意面前,再多的爱意都会被消磨,再深爱的梦中情人都会转
化成阶级敌人,不死不休。
就算被这般对待了,可蓝曦臣依旧是好脾气,反而越发温柔地哄道:“若是现在再睡下去,
小心今天晚上就睡不看了,这睡久了也劳神,醒了倒更累,何况今日早饭还未吃呢,晚吟就
不觉得饿吗?“
一说到吃早饭,蓝曦臣明显可以感觉至到江澄周身的气息变得平缓了些,他甚至似乎可以听到对方肚子里传来小小的咕嘟声,便再接再厉道:“前天做的汤圆我收了起来,还没煮呢,你不是心心念念想吃酒酿圆子吗?等你起来了我就回去给你煮,好不好?“
酒酿圆子这四个字让江澄的意志越发动摇了起来,仿佛在他的脑内有两个小人在拉锯战,一
个叫赖床,另一个叫酒酿圆子,两个人旗鼓相当,僵持不下,江澄的脸上也露出了一股难言
的纠结之色来。
最终,酒酿圆子小人战胜了赖床小人,取得了此次战役的胜利。
“我起来了……”江澄自言自语地嘟嚷道,他把身上的被子给掀了,从蓝曦臣的身上爬了下
来,半阖着眼皮摸索着去抓被扔到床另一侧的衣袍,蓝曦臣看他头还是一点一点的,一副不甚清醒的模样,便把江澄的四处乱摸的手给拦下了,自己起身替他把衣服拿了过来,闻言道:“晚吟,伸个手。”
“哦。”江澄乖乖巧巧应下了,把两只手臂都展开,蓝曦臣便替他把外袍给穿上了,又替他系好了腰带,这才把人牵到梳妆台前坐下了,对着铜镜替他扎好了头发。
等两个人全部弄妥出了卧室,忘羡二人早就把早饭给吃完了,蓝忘机坐在案前拿松香一点一点涂抹忘机琴上的琴弦,魏无羡则是百无聊赖地趴在饭桌上,看到蓝曦臣终于牵着江澄出来了,以一种极其不可思议的口气感慨道:“这么长的时间,我看差不多都够我和二哥哥胡闹一次了,要不是我深信大哥你的为人,我还真怕我家师弟这是被你在我房里给就地正法了呢。”
此话一出,当即叫蓝忘机变了脸色,他放下手里的松香,用一种不赞同的语气说道:“无羡,大哥不是那样的人。”
反而是蓝曦臣并不在意,只笑道:“晚吟有些赖床,不肯起,我哄了好久才劝起床的,叫你担心了。”
“没事没事,”魏无羡摆摆手,支起脑袋,啧啧道:“不是我说啊,大哥你就是太好脾气了,我跟你说,遇到江澄这样的,你就不能跟他好声好气,直接掀了被子去挠他胳肢窝,你看他起不起。”
蓝曦臣不说话,只是苦笑,他心想,哪里敢啊,不过是捏住了鼻子就把人恼到脱口而出不喜欢了,若真是照着魏无羡的说法来,怕是真要翻脸了。
江澄却冲着魏无羡皱眉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当人人都像你啊,动不动就掀人被子,还饶人痒痒,你明知道我怕痒,还给人支这种烂招,就算我赖床又怎么了,你哪来的那么大脸说我,好像你从不赖床似的,你才是真赖床大王呢,仗着自己不怕冷不怕痒就为所欲为,早晚有人收拾你。”
魏无羡却两手一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笑嘻嘻道:“不好意思啊晚吟师妹,叫你失望了,我家二哥哥别说有多疼我了,我爱睡多久他就让我睡多久,你这愿望怕是这辈子都实现不了咯~”
江澄被他气的直翻白眼,他气哼哼地哼了口气,突然想到什么,指了指魏无羡面前还没撤的早饭,带着点可以扳回一城的语气得意洋洋道:“哼,有什么好显摆的,他再怎么疼你不还是让你吃蓝家的饭菜啊,我跟你说魏无羡,你这辈子就只能吃这种苦菜饭了,这就是你以前欺负我的报应!”
“哟,说的好像你这几日不是吃着这玩意的呢,我祝你早日步我的后尘,往后也过上这样的日子,咱们也好有难同当不是。”魏无羡瞟了眼蓝曦臣,又冲着江澄一挑眉,耸耸肩回怼道。
江澄却朝他扮了个鬼脸,鼓着腮帮子道:“呸呸呸,谁要跟你有难同当,你吃你的苦菜饭,我有涣哥哥给我煮酒酿圆子呢,羡慕不死你。”
“握草,你哪来的酒酿圆子,”一听到酒字魏无羡就忍不住了,他指着江澄的鼻子,笑骂道:“好啊师弟,有好东西还私藏,真不厚道啊。”
江澄挑眉,又哼了一声:“我就私藏怎么了,这是涣哥哥给我煮的,才不分给你,何况你不是有含光君疼你吗?你找他要啊,居然还来贪我的,你知不知羞。”他话还没说完人就跑了出气,像是生怕魏无羡会追过来抢他的酒酿圆子。
见他跑远了,蓝曦臣也急急忙忙打了个招呼就追了上去,只留下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人面面相觑。
——
“二哥哥,你爱我吗?如果你还爱我的话,就去给我买份酒酿圆子好吗?”
“好,都依你。”
“那,我还要再加一坛天子笑。”
“……,好。”


(发现有几个小可爱守着点等更,我真是又惊喜又惶恐,感谢各位的厚爱,我也希望自己可以一直日更啦,但是因为年底了,三次元会很忙,到正月十五为止我大概都会很忙吧,可能会没有办法及时日更,但是我会努力的,争取保持日更,😂再次谢谢小可爱们,我爱你们)

评论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