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论情侣复合最直接的办法

青柠檬茶水:

(又名:没什么是日一顿解决不了的)
“卧槽!魏无羡你他娘要干嘛?!”
这是自告奋勇要刷碗的魏无羡打碎第N个盘子之后,江澄再也控制不住的怒吼。
“啊啊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平常有二哥哥在我都不用刷碗的啊!”魏无羡在一堆碎片中跳着脚“再说冬天洗碗水这么凉,不能怪我啊!这这这怎么收拾啊?我不会啊!”
“……妈的死给”江澄放下手机,拿起扫帚和簸箕,认命的收拾满地的碎片。
“我的天啊,魏无羡你要造反啊?”薛洋刚从屋里出来就看到这个场景。“我说,你到底有啥不满意的非要拆房子啊?”
“就是,你知不知道我和江澄收拾起来多累?”金光瑶拿着抹布从房间里冲出来“卧槽!劳资刚拖的地啊!魏!无!羡!”
魏无羡一看不好,撒腿就跑。
“魏无羡!你丫有种作有种别怂!给老子站住!”
“喂喂,它自己要碎我也不能阻止它不是?我才不要站住呢,站住是傻瓜!”
瑶妹发飙了,还不赶紧跑。
这他们四个的寝室里,金光瑶负责各种杂七杂八的活,顺带每天晚上给大家开个教育小课堂。
江澄负责在金光瑶开课的时候维持课堂纪律and日常生活中惩戒不听话的死孩子们。
薛洋成天叼着糖,插科打诨,各种不羁各种浪。
魏无羡一天到晚没个正行,嘻嘻哈哈的,和薛洋物以类聚狼狈为奸。
皮,就你俩皮。
平常四个人打游戏全靠魏无羡和薛洋带,吃喝拉撒全指着江澄和金光瑶收拾。
分工还是很明确的。
平时没事的时候,江澄就去操场打篮球,金光瑶回寝室做饭,魏无羡和薛洋就跑图书馆里调戏小姑娘去。
长了一张好脸可不能浪费啊。
对于这俩死给,江澄表示你俩可劲皮,总有一天皮断腿,有你俩哭的时候。
事实证明,江澄说的没错。
魏无羡和薛洋去勾搭人家小姑娘的时候被自己老攻撞见了。
并列年纪第一的蓝忘机和晓星尘。
然后……
俩人就被冷暴力了。
蓝忘机无论魏无羡怎么认错怎么哄也没个表情,晓星尘把薛洋的糖全都没收了并且全程沉默。
魏无羡和薛洋直接扭头走了。
MD,劳资还没受过这委屈呢!
玩玩怎么了?大不了分手!
然后就真分手了。
接下来的几天,江澄和金光瑶发现这俩人聊的特别好。
两个人成天到晚黏在一起,还互相给对方买糖吃。
江澄表示,他俩是不是最近学习压力太大学坏脑子了?
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魏无羡和薛洋属于玩着学也能名列前茅的那种,上课从来不记笔记,或者干脆就不去上课。当然,去了也是去睡觉。
魏无羡和薛洋那个班的老师一个个讲起课来都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还配上大量课件,每一页满满的全是字。之前魏无羡和薛洋认认真真记了一次笔记,结果俩人都没抄下来。
可是现在呢?
俩人坐在第一排奋笔疾书,把老师说的、课件上写的一字不漏全抄下来了,关键字迹还特别工整的那种。
小伙伴们表示惊呆了。
下课之后两个人居然抱着书去图书馆学习了!?
各科老师都很欣慰,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呜呜呜……这俩孩子终于知道好好学习了啊!”
看完书,魏无羡和薛洋又去了操场。
对方一整个篮球队一起上愣是没打过他们两个人。
旁边足球队40:12愣是叫他俩踢成40:58。
对垫排球愣是颠出一百五十九个。
最后俩人还不过瘾,又绕操场跑了十圈。
回到寝室以后,一言不合就开始干活。
魏无羡把寝室里四个人的衣服全洗了,外加出去打了四瓶开水。
薛洋直接去厨房做了饭,还把寝室地全擦了一遍。
于是江澄和金光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洋溢着幸福温馨又一尘不染的寝室。
不不不,我们绝逼是走错了。
打开方式不对吧?
我们重来一遍。
魏无羡和薛洋站在门口,看江澄跟金光瑶满脸不可置信的关门出去,又重新进来。
他俩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怎么突然就变五好青年了?
江澄和金光瑶满脸问号。
这下就算是傻子都看出来他俩不正常了。
其实不光他们,江澄也很不好。
非常不好。
江澄和蓝曦臣掰了。
现在只有金光瑶还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没办法啊。聂明玦是这么说的“既然我是你男朋友,你就不能跑了。要是你敢离开我,我发誓会让你没力气离开我一步。”
要是金光瑶敢离开他,保准会被聂明玦做的三天下不了床啊。
瑶妹表示,他不想回忆第一次跟聂明玦做的时候怎么求他都没有用然后躺了一个礼拜的故事。
但是他能怎么办?
小小的自己被聂明玦抱在怀里的时候,周身都围着温暖的气息。
居然就这么栽了。
再说江澄和蓝曦臣。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蓝曦臣作为班长被班主任叫去布置工作。结果那女老师的手不老实,在蓝曦臣身上东摸一下西捏一把的。
于是江澄就吃醋了。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
问题是,蓝曦臣你他娘的为毛不躲啊!
于是现在是三个单身狗围在一起。
于是上课变成了三个人一起奋笔疾书。
三个人一起去图书馆。
篮球队被他们三个吊打。
足球队的比分从40:58变成了40:66。
排球成功对颠到了两百八十七个。
三个人又跑了二十圈。
回寝室之后几乎是把整个寝室都擦了一遍,厕所的空气都是清新的。
水打好了,衣服洗干净了,饭做完了,就连作业都写完了。要知道,这三位爷可是从来不写作业的啊。
最后,受不了的金光瑶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金光瑶上课时就坐在第二排,再加上身高一米七,凭借着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海拔优势,成功把这三人的一天录了下来。
你问我在寝室是怎么录的?
针孔摄像头了解一下?
搞定。
收到视频的三只小攻们妥妥的心疼了。沉默两秒后对视一眼,连外套也没拿就直奔魏无羡他们的寝室。
三大校草并排狂奔,这可是难得一见啊。
最左边那个蓝忘机,瘫着个脸跑的飞快。中间的晓星尘,语文系头号文质彬彬的帅哥,出了什么事让他失了风雅,跑成这样?最右边的蓝曦臣,眼底满是心疼和愧疚,跑过的地方呼呼刮过一阵风。
“魏婴!”“洋洋!”“晚吟!”
魏无羡他们呆愣愣的看着飞奔过来的三个男人——蓝忘机穿着件T恤,额角滴着汗,鞋带也没系好,一路跑过来白鞋带都踩成黑鞋带了。晓星尘和蓝曦臣都穿着白衬衫,喘着气,鞋带也并没有比蓝忘机好到哪里去。
魏无羡最先反应过来,拿了外套就往蓝忘机身上披。
薛洋和江澄也都去拿了自己的外套,给晓星尘和蓝曦臣披上。
六人两两相望。最终还是晓星尘先打破了沉默。
“洋洋,糖。”晓星尘伸出手,手心里躺着几颗花花绿绿的糖。
薛洋扭头,我才不要!为了一点小事就欺负我,我受这么大委屈才不会因为几颗糖就算了的!
这么想着,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往外淌。
“哎洋洋你别哭啊!”晓星尘一下子手忙脚乱起来。他最看不得薛洋哭了。平时薛洋那没心没肺的模样和现在脆弱不堪的场景是一种强烈的对比。薛洋的眼泪像是砸在他心里,每掉一滴泪都会掀起一片波澜,久久不静。
晓星尘把薛洋拉进薛洋自己的房间,反手锁上了门。
“……对不起。”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即使开了口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一遍遍的重复着“对不起。”
薛洋伸手想要推开晓星尘“你走开!不是不要我了吗!你个骗子!告白那天就说会好好疼我,不让我哭的!大骗子!”
晓星尘死死抱着他,任薛洋拍打也不还手。
薛洋一边哭,一边扑进晓星尘怀里,深深吸了一口气。
嗯,晓星尘的味道。
他回来找自己了。
他没骗我。
没丢下我。
真好。
“晚吟”蓝曦臣满脸无奈的看着江澄“你怎么说跑就跑啊?”
“滚远。”江澄冷漠脸。
“别闹了晚吟,那是我小姑。你怎的不听人解释就跑啊?”
“小……姑?”江澄懵圈了。
卧槽!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姑!?我干了什么?我吃了蓝曦臣小姑的醋?不对,劳资才没吃醋!
“是啊,小姑。”蓝曦臣把江澄揽进自己怀里“下次可别跑了,你可知道我有多着急么?”
“……哼。”
“魏婴。”蓝忘机被魏无羡拉进房间里。
“怎么了蓝二哥哥?”魏无羡一如既往地笑道。
可是蓝忘机却开始慌了。
魏无羡脸上是不正经的笑,眼底却慢慢浮起一层水雾。
“蓝湛……”话没说完,就被蓝忘机猛的拉进怀里。
“魏婴。不许。”
“不许什么?”
“跑。”
“那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蓝湛。不许我跑你还让我跑了?又过了这么久才来找我?”魏无羡的语调仍是那没心没肺的声音,但是蓝湛听出,他已经不生气了。
“以后不会。”
“不会什么?以后我跑不会生气?”
“不许。”
魏无羡有点转不过来“不许什么?”
“跑。”
魏无羡直接给他气笑了,把头埋进蓝忘机怀里“好,不跑,一辈子都不跑。”
“嗯。”
到目前为止,金光瑶看着三对复合的情侣都是很满意的。
但是……
如果他知道代价是听一晚上娇喘他才不会闲的蛋疼去录什么视频啊啊啊啊啊啊啊!
蓝忘机你没听见魏无羡一直在求饶吗?
魏无羡说不离开你说了多少遍了你都不放过他?
魏无羡你一口一个二哥哥有完没完?
晓星尘你个禽兽能不能少做几次?
薛洋哭成那样你良心痛不痛啊?
薛洋你这时候吃糖噎不死吗?
蓝曦臣你的风度优雅喂狗了?
江澄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死给?
江澄喊一晚上涣哥哥又是什么鬼?
金光瑶表示他绝对是贱得慌才帮他们复合!
第二天上课只有瑶妹去了。
还是顶着俩熊猫眼。
论情侣复合最直接的办法?
直接摁床上。
简单粗暴。
我日!老子要改口头禅!
妈的死给!

评论

热度(1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