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性别不同还怎么谈恋爱

青柠檬茶水:

魏无羡表示他最近很憋屈。
不不,是他们很憋屈。
还有谁?
无非是薛洋、金光瑶和江澄呗。
不用想,肯定和自己老攻闹别扭了。
其实他们本来是不会闹僵的。
嗯……
如果魏无羡没把其他妹子的衣服抱在怀里的话。
如果薛洋没吃其他妹子送的糖的话。
如果金光瑶没在联谊会上和其他妹子一起跳舞的话。
如果江澄没喝其他妹子推过来的酒的话。
上周是学校的联谊会,从第一天早上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三天晚上。这期间可以随意邀请别人跳舞。
听起来是不是很不错?
但是魏无羡他们很绝望。
第一天,四个人都还算有分寸,没喝别人推来的酒。但是魏无羡和薛洋跟那些妹子聊的热火朝天的,于是蓝忘机和晓星尘的脸黑了。金光瑶比他们强点有限——不主动勾搭别人,但接受别人的勾搭。然后聂明玦也妥妥的黑脸了。
蓝曦臣回头一看,只有江澄带着耳机刷数学题,一瞬间有些小骄傲。你们媳妇都是些不经勾搭的!当然还有主动勾搭人的。
但是这并没什么卵用。最后江澄还是被魏无羡拖走和妹子聊天去了。
然后蓝曦臣活脱脱黑了三个色号。
第二天魏无羡跟薛洋就放开了浪了。
迷妹的电话号码记了一妹子满满一件外套。
远处的蓝曦臣看了一眼自己弟弟和晓星尘的表情,忍不住一声叹息。
作孽啊。
然而另外两个也并没有多么洁身自好。
金光瑶拉着江澄坐在男生堆里各种聊,什么情书礼物来者不拒。蓝忘机和晓星尘拼命拉着蓝曦臣和聂明玦,两人这才没有冲上去弄死这群野男人。
四只老攻感觉自己头上扣了无数顶绿帽子。
真是……欠调教。
第三天薛洋刚进教室就铺天盖地的收到一堆糖。
金光瑶刚进教室就被妹子拉去跳舞。
于是薛洋就把糖拆开吃了,金光瑶就去跳舞了。
晓星尘和聂明玦手里的笔同时断了。
活生生捏断了。
然后第四天就皮断腿了。
魏无羡这一天找蓝忘机说话,不管他说什么蓝忘机都不回答。魏无羡觉得很奇怪,这蓝湛平时就算再冷至少也会跟他说“嗯”啊,为什么今天一声都不出?
薛洋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
晓星尘平时总是笑着把他抱到怀里的,可今天不仅没抱他,跟他说话还连句回答都没有。
至于江澄,蓝曦臣看见他居然连招呼都没打。
江澄知道,蓝曦臣不是这么失礼的人,他不说话肯定是有原因的。于是试探性的跟蓝曦臣问了声好,结果还是没有回答。
金光瑶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人在聂明玦旁边自言自语了半天。
晚上魏无羡他们寝室就炸了。
魏无羡看着其他三人都冷着脸,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们也被无视了?”
“嗯。”“……嗯。”“……大概是吧。”
薛洋一下扑进魏无羡怀里“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晓星尘要是没收我糖还好点,但是现在他根本就不理我啊!”
“明玦也是啊!呜……好可怕……”
“蓝曦臣跟哑巴一样。”
魏无羡摊手“那怎么办?”
“那你跟蓝忘机之前闹别扭都是怎么追回来的?”薛洋抬头问。
“我想想啊……上次是装病,上上次是亲亲,上上上次是色诱,上上上上次是……”
“停停停魏无羡你个死猥琐!”江澄听不下去了“你简直就是人渣中的极品!”
“hhhhhh魏无羡你也是很可以了”金光瑶整个人笑倒在床上“好奇蓝忘机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啊!”薛洋搂着魏无羡的脖子闹腾“小星星都不理我了!”
“要不……”魏无羡漏出一个奸笑“你们三个装病吧?”
“三个?”
“昂对啊,我家二哥哥哄哄就好了。实在不行就死缠烂打,反正我也不要脸了!”魏无羡一昂头,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魏不要脸。”江澄接了一句“反正我是不去。我又没错。”
金光瑶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大哥呐,你忘性咋这么大呢?敢情那些酒都不是你喝的啊?那些礼物都不是你收的啊?那些话都不是你说的啊?
金光瑶表示,蓝曦臣找了这么个迟钝的家伙,他深表同情。
然后魏无羡就愉快的去找蓝忘机了。
“蓝湛!看我!看我!”然而蓝忘机并没有理他。
魏无羡着魏不要脸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一边追着蓝忘机一边在他耳边叫“蓝湛!看我!”
蓝忘机还是不理他。
魏无羡眼珠一转,开始作死。
“蓝忘机!你个禽兽!”
蓝忘机眉角一抽,停了下来。
魏无羡一看有用,赶紧装了哭腔,再接再厉道“呜呜呜……蓝忘机!上过了我就不负责!追我的时候口口声声说要一辈子对我好,我就跟别人说两句话你就不要我了!不是说要好好疼我吗!?”
声音越来越大,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蓝忘机沉默一会,直接把魏无羡抱了起来。
“喂喂!蓝湛!你要干嘛!救命啊!杀人了!”
好乱。蓝忘机皱眉,低头堵住那张连珠炮似的嘴。
一瞬间,所有的杂音都消失了。
魏无羡被吻的喘不过气,整个人都倒在蓝忘机怀里。
“蓝湛……”
“嗯。”
“不生气了好不好”
“……以后不许。”
“嗯嗯,不许不许,这辈子都不许。”魏无羡赶紧摇头 “那……你不生气了?”
“嗯。”
所以说,如果没有魏不要脸的这份精神和勇气,最好还是不要招惹自家老攻。
按照原剧本的剧情,接下来应该是装病二人组。
巧的是,这俩还真病了。
呸,巧个屁。
一晚上都泡在凉水里的感觉怎么样?
还加了不少冰块。
透心凉。
最后还是江澄发现不对劲,冲进浴室一看,尼玛俩人快烧熟了!
一个39.2℃,一个39.4℃。
江澄把浴室收拾好,给俩人敷上毛巾,买好了药,套上外套去了老攻们的宿舍。
江澄连门也不敲,直接一脚踹开“喂!晓星尘,聂明玦,给你俩半分钟时间去我们宿舍,不然某两个病秧子可要烧死了。”
晓星尘和聂明玦对视一眼,扔下手里的东西开始狂奔。
“都在自己房间。”江澄淡淡的添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走。
蓝忘机面无表情。
只剩蓝曦臣站在原地凌乱,晚吟啊,你不考虑考虑认个错啊服个软啊什么的?就这么走了?
对,就这么走了。
钢铁直男。
另一边却是要炸了。
晓星尘和聂明玦冲到各自小受的房间里,两个人都高烧不醒。薛洋皱着眉头,脸红的像番茄,小声嘟囔着“晓星尘……晓星尘……”晓星尘心疼的要死,赶紧握住薛洋的手,应道“我在。”
薛洋每叫一声,晓星尘就应一声。
我在。
我一直都在。
晓星尘很想打自己一顿,明知道他照顾不好自己的,明知道他离不开自己的,怎么还让他一个人了呢?
但最终击垮晓星尘的不是这个,而是薛洋的一句
“别丢下我。”
一句话,已是溃不成军。
“不会的,洋洋。我不会丢下你的,没事,我不会。” 晓星尘把薛洋抱进自己怀里“我不会。”
薛洋迷迷糊糊的中到晓星尘的味道,放松的靠在晓星尘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蹭了蹭,继续睡。
晓星尘也放了些心,起身去给薛洋换毛巾去了。
这边的聂明玦有点不太好。
晓星尘探头一看,也有点不太好。
不,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哥到底会不会照顾人啊?!换个毛巾换了满床单水,喂个药喂了满床单药,擦个身体擦了满床单酒精?
合着这边发烧的是床啊?
这也是一极品啊。
晓星尘好不容易把金光瑶房间收拾好,刚打算坐下休息一会,聂明玦又要去给金光瑶换毛巾。
“……你存心的吧。”
“……不是。”
“行行行,你放那吧我来就好。”晓星尘表示,照这样下去,薛洋还没醒,他就先累晕了。
也就是这一天,晓星尘悟到了一个深刻的道理。
永远不要让聂明玦帮忙照顾别人。
越帮越忙。
再往后,就是薛洋和金光瑶醒了就发现自己躺在自家老攻怀里,然后圆满大结局的故事。
不对,我们是不是漏了谁?
江澄。
蓝曦臣叹了口气,等江澄那个别扭来跟他认错,估计他要等上几千年了。没办法,蓝曦臣就主动去找江澄了。
“晚吟!”
然而江澄并没有理他。
谁叫你前几天不理我?那我也不理你。江澄语文学的还是不错的,来而不往非礼也。反正他才不会说自己在闹别扭呢!
“晚吟,别闹了。”蓝曦臣伸手把人拉进自己怀里“你说你就不能有一次跟我认个错,服个软,每次都要等我来找你,真是狡猾死了。”说完还捏了捏江澄的鼻梁。
“……切。谁稀罕你啊。”
“所以啊,晚吟可要稀罕我,不然我就没人要了,多可怜啊!”
江澄对蓝曦臣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肃然起敬。
以你为圆心,方圆五里的妹子都被你勾过来了好嘛?!
江澄一边腹诽,一边又笑了。
再好看你们也只能看看而已。
这是老子的人。
辣鸡。
蓝曦臣宠溺的看着江澄“乖,别骂街,内心戏太响了。”
哼……死给。
其实还是江澄最惨了。
魏无羡活出了他的本色——不要脸,
薛洋过得随心所欲,放荡不羁,
金光瑶能做他想做的事,想做的人。
只有江澄活成了自己都很绝望的类型。
死给。
看来以后还是不要用“妈的死给”当口头禅了吧。
毕竟,性别不同还怎么谈恋爱。

评论

热度(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