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曦澄】惊鸿

易贰尔久:

魏无羡:我拿你当师弟,你却成了我大嫂
江澄:怎么滴!快叫大嫂


郭炜炜家的小透明:



惊鸿




CP:曦澄




我流原著向




无聊看了动漫之后把各种奇怪的脑洞凑到了一起,来打个脸再走。




这样的我真的能考过科一吗,捂脸。




产出归档点这里  








1




看江枫眠将魏无羡带回去的时候,江澄不知道该用一个怎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自己复杂的心情。




 




失落吗?有的吧。




 




羡慕吗?也有的吧。




 




保持着那样的表情回到房间,看着魏无羡空着的那张床,却没来由的开始想念。




 




之后,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没了魏无羡一起打打闹闹,后面的日子,过的就没之前那么快乐了吧。




 




 




 




就像当初魏无羡在的那时候最常做的那样,在课上走了神,看着窗外那棵长得郁郁葱葱的树,不由得想着,等秋天到了结了果子,不知道是甜的还是酸的呢。




 




若是那时候魏婴在这里,一定第一个跳上去偷摘果子吃吧。




 




到时候指不定就被不知怎的和他结了梁子的蓝忘机抓住,也许就又被抓到藏书阁抄书去了。




 




“江澄。”




 




上次抄书也不知道让他抄怕了没,也许等他回去魏无羡会老实很多,那样就不会经常惹阿娘生气了。




 




“江澄!”




 




蓝启仁的声音在他的耳朵边炸开来,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在这种时候走了神,他和魏无羡不同,知道错了之后马上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朝蓝启仁行了一礼,自领了罚,这事也便这么过去了。




 




 




 




下学之后,江澄便准备自去抄那雅正集,却见聂怀桑小跑了几步追了上来:“晚吟兄,适才你在课上想什么呢?”




 




江澄其人虽说没有蓝忘机那么古板上课的时候一丝不苟,但这种公然走神的事的确从来没有发生过,是以聂怀桑是充满了好奇。




 




江澄也不隐瞒,伸手便指了指那颗大树:“我看这书枝繁叶茂,想着要是结了果子,摘来吃就再好不过了。”




 




闻言,聂怀桑楞了半晌,正要说话,就听到有一人低低的笑出声来。




 




 




 




江澄本来只是看聂怀桑一人在,想着数日来早已与他混熟,才想也没想的就把自己心中所想讲了出来,如今听到明显他俩之外的人声,皱起了眉,转过身看见正捂着嘴笑的蓝曦臣,耳廓不由得红了起来。




 




“曦臣哥哥。”




 




“蓝公子。”




 




若是时间能够倒流,江澄恨不得回到刚才将口无遮拦的自己活活掐死,这魏无羡都不在了,自己居然还要在蓝家人面前丢脸。




 




蓝曦臣自然将他红透了的耳根看在了眼里,马上收起了脸上玩味的笑容:“待到它结果子了,一定请江公子品尝。”




 




往日只注意到比较活泼喜欢逗忘记的魏公子,倒是没注意到江澄居然也这么少年心性,不过相比较他往日里的样子,如今这个馋嘴想吃果子的江公子,到更可爱了些。




 




 




 




江澄只觉得自己在蓝曦臣的注视下整张脸都快烧起来了,也不知道这蓝公子在看什么,他脸上难道是有脏东西不成?




 




往聂怀桑那边偷偷看了一眼,却看到这个人偷偷的往后退了几步,到最后居然直接跑掉了。




 




江澄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跑走的背影,总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当初魏无羡被罚去藏书阁抄书的时候,仿佛自己就是和聂怀桑这么偷溜了的。




 




如今居然自己成了魏无羡那个立场的吗?




 




可是不对呀,他又没犯什么错,适才课上走神也已经和蓝启仁领了罚,如今只不过想吃果子了,难道这也要罚吗?




 




想到此处,江澄抬起头瞧了蓝曦臣一眼,看到对方眼里的笑意之后,担忧的心居然就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蓝曦臣那双眼里,并不带一丝嘲弄,反倒像是在看一个贪吃的弟弟一样,如今担心被罚的那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也是可爱的紧,若是忘机也能和魏公子和江公子一样,脸上多些表情就好了。




 




“蓝公子,若是没什么事,我便先回去抄写了。”




 




“好。”




 




 




 




本来已经将此事抛诸脑后,可某天下学后,却被蓝家一位弟子带到了后山,江澄四处看了看,自魏无羡回去之后,没人带着他闹,他也好久没来过后山了。




 




云深不知处的风景是真的好,和莲花坞完全不一样的风光,视线甩出去了便没那么好收回来了,江澄脚步未停,却四处看了看将这美景都刻在了脑中。




 




待到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名弟子已经朝他行了一礼退下去了。




 




抬起头只看见蓝曦臣独自一人坐在亭子里,见他把视线投过去,还伸出手朝他挥了一挥。




 




江澄有些不解,他和这位蓝大公子并无私交,怎么看也是聂怀桑和他关系比较好,毕竟人家好歹还称他一声曦臣哥哥,也不知这蓝大公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他也不是怕事的人,想着自己也没做什么亏心事,一撩衣袍,便踏步走了过去:“蓝公子。”




 




“过来坐。”




 




江澄又行了一礼,这才在蓝曦臣的示意下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看见桌上一篮子的枇杷和几碟小吃时嘴角抽了一抽:“蓝公子这是……”




 




蓝曦臣微微一笑,将枇杷往他面前推了推:“想着江公子好像喜欢吃枇杷,便差人下山买了一些,让江公子先解解馋。”




 




江澄的脸不由得红了红,这么多天过去了,他都把上次那丢脸的事忘了,蓝曦臣这一出又让他将这事想了起来。




 




可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又没有提及此事,也不能像对魏无羡那样甩脸色给他看,最后还是又站起身来朝蓝曦臣行了一礼:“谢过蓝公子。”




 




蓝曦臣看着江澄礼数周到的样子,满意的眯起了眼,相比魏无羡的离经叛道,他果然还是更喜欢江公子这样知礼守礼的好孩子呢。




 




“江公子若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同怀桑一样唤我曦臣哥哥。”




 




曦臣哥哥?




 




江澄内心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他又不是聂怀桑,这么肉麻的称呼他可喊不出口。




 




“作为交换,以后我就唤你晚吟了。”




 




江澄被自说自话的蓝曦臣弄得一阵无语,他有说过同意吗?




 




蓝曦臣却完全没有在意江澄的沉默,只看着他小心的剥开枇杷的皮,也不在意自己的注视,便整个塞到了嘴里,咬了一口之后,大大的杏眼里都是幸福的神色,将核吐出来之后,才赞叹道:“甜!”




 




“甜就多吃些。”




 




再听到蓝曦臣的声音,沉浸在枇杷美味中的江澄才回过神来,伸手拿第二个枇杷的动作顿了一顿:“蓝公子……”




 




“是曦臣哥哥。”他的话尚未说完,蓝曦臣便轻声打断了他。




 




虽然还是觉得这个称呼很肉麻,但江澄纠结了半晌还是开了口:“曦……曦臣哥哥怎么突然想到请我吃枇杷。”




 




蓝曦臣的脸色一僵,他总不能说上次听到他想吃果子之后,这事便一直挂在他心上,今日得了空,便马上差人去买了。




 




若是他真的这么说了,脸皮薄如纸的他,又要不高兴了吧。




 




更何况,他也不知道,为何江澄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他居然记挂至今。




 




 




自那次之后江澄在云深不知处的日子又好过了许多,甚至比魏无羡还在的时候还要幸福,毕竟时不时的就有那么一个人偷偷得给自己开小灶,还不用像之前魏无羡那样提心吊胆担忧犯了禁被捉到。




 




在后山吃着彩衣镇独有的糕点时,江澄不由得觉得,曦臣哥哥这个称呼,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叫出口。




 




 




 




2




江澄脸色有些阴沉,什么射日之征多亏了魏无羡,这些人是眼瞎了吗?看不到他的付出吗?




 




正要踏步离开,就被一人拉住了手。




 




转身看见面露担忧的蓝曦臣之后,马上便将手抽了出来,往后退了两步,行了一礼:“泽芜君。”




 




蓝曦臣心中钝痛,当初江澄究竟经历了什么他不知道,只知道待再见他时,他少时的懵懂可爱一并消失的无影无踪,出现在他人眼里的江澄,已经是现在这样满是阴鸷,不近人情。




 




此刻他无比想念当初离开云深不知处前,得知自己心意之后红透了一张脸,纠结了很久之后别别扭扭答应自己的那个江晚吟。




 




“晚吟……”




 




“泽芜君自重。”




 




江澄依旧是那副阴沉的样子,生人勿进的态度让蓝曦臣也收起了往日的温和:“晚吟,你怎么了,如今这里也没有外人在,你分明说过……”




 




“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江澄看了他一眼,眼里的感情复杂无比,最终还是开口丢下一句伤人的话,转身便走。




 




蓝曦臣白了一张脸,向前走了几步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晚吟,你有何打算别一人憋在心里,和我说便是了,但你别说这些话,这话和刀子似的,割在我心上,我痛,你也痛。”




 




“我不痛。”




 




江澄冷着脸又抽了抽自己的手,蓝家人天生怪力,他始终还是没能抽出来。




 




看着满脸伤心欲绝得到蓝曦臣,叹了口气:“蓝曦臣,以前年少不懂事,就让这事翻篇吧,蓝家,江家,都容不得我们这番胡闹的。”




 




“早在你答应的时候,我便已经自去祠堂和父母请过罪了,晚吟,你莫要小看了我对你的情意,除非你跟我说你没有那样的心思了,否则,我不会放弃的。”




 




被他缠着这么一闹,江澄终于将适才听到的那些话抛到了脑后,狠狠的剜了蓝曦臣一眼,他就是吃准了自己说不出这样绝情的话,才如此胡闹。




 




 




 




将他被魏无羡打脱臼了的手臂接上,又给他喂了些汤药,蓝曦臣再看向江澄的眼神里微微带了些不赞同,仿佛是在责备他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似的。




 




江澄微微瑟缩了一下,这次的确是他有错,也便任蓝曦臣说了几句。




 




说是责备,其实蓝曦臣哪里舍得真的责备他,想到他同自己一样年少便失去了父母扛起江氏大旗,心中疼惜都来不及。




 




只是看他如此折腾自己的身体才意思意思说了几句。




 




自江家被灭门后,江澄已经很少会露出这样乖巧的表情了,蓝曦臣仿佛觉得他俩回到了少年时期刚表露心意的时候,没有灭门之仇,没有肩上的重担,只有一颗真心。




 




将江澄揽到怀里,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口,又伸手在他的肩上揉了揉:“以后莫要这般莽撞了。”




 




“好。”




 




正好是满月,江澄靠在他怀里看着天上的月亮,圆圆的像是个饼。又突然想起当初让他俩熟悉起来的那句话,不由得轻笑出声。




 




“在想什么?”




 




江澄动了一动,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坐着更舒服:“没什么,对了,有个问题想问你很久了。”




 




“是什么?”蓝曦臣饶有兴致的低头看了一眼靠在他胸口百无聊赖的折腾银铃的人,问道。




 




“射日之争明明是金蓝聂江四家共同主事的,为何你偏偏只于聂明玦金光瑶结拜了。”




 




……




 




蓝曦臣微微愣了一愣,然后低低的笑出声来,将自己的头靠在了他的颈项间,笑的时候身体微微还有些抖动,待到笑够了,才在江澄怒气冲冲的眼神中开了口:“晚吟,吃醋了?”




 




“想得美。”




 




分明是吃了醋,蓝曦臣也不揭穿他,又重新将他揽进了怀里:“晚吟,我不想和你做兄弟,所以我不可能和你结拜的。”




 




……




 




……




 




……




 




江澄被他这话说得臊得慌,想过他回答的各种答案,偏偏没想到这人会如此不要脸的说出这种话来,好半晌,他才回了句:“当初不知道是谁让我喊他曦臣哥哥的。”




 




“晚吟……”




 




“你早些回去吧,被蓝老先生瞧出些什么来就不好了。”




 




“……好,记得吃药。”




 




 




3




金凌扶着江澄在一边坐下,小心的替他将伤口处理了一下。




 




蓝曦臣的目光就像是凝结在他身上似的,咬紧牙关,才堪堪控制住自己想要过去替他上药的冲动。




 




蓝忘机出手一掌拍到江澄肩上的时候,蓝曦臣终于坐不住了,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却在江澄一个眼刀丢过来的时候又住了嘴。




 




可等到江澄脸上淌满了泪之后,蓝曦臣将所有两人之间的约定都抛到了脑后,大步走了两步,从金凌那边接过了扶着江澄的工作,朝蓝忘机递去了不赞同的目光。




 




蓝忘机从没有在蓝曦臣眼里看过这样的神色,即使当初知晓他心悦魏无羡的时候,蓝曦臣都没有露出过如此失望的眼神。




 




“忘机,道歉。”




 




“兄长!是江……”




 




“忘机!”




 




蓝曦臣面露薄怒之色,再一次打断了蓝忘机的话,他出手打伤身为一宗之主的江澄已是大逆不道,如今居然还不听他的好言劝告还欲多言。




 




蓝曦臣承认,江澄受伤的样子让他完全失去了理智,他不该做出如此护着他的样子的,可是,他办不到,他办不到眼睁睁再看着别人伤害他。




 




江澄瞧着躲在蓝忘机身后的魏无羡,不知怎的,突然觉得很好笑。




 




他伸手将自己脸上的泪抹去,任由蓝曦臣将他护在怀中,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




 




他这副表情让魏无羡不由得又皱了皱眉,总觉得江澄下一刻要说出口的话又会让他比刚才更生气。




 




“你喜欢他?”




 




结果江澄却只是问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照理说他明明已经心里有所猜测,照他之前对他俩走的如此近的厌恶之情来看,并不应该直白的问这个问题。




 




魏无羡虽觉得奇怪,但还是走到了蓝忘机面前,喜欢这种事,他适才都有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跟蓝忘机表明心意,如今又怎么会怕回答江澄的问题。




 




“是又如何。”




 




听到他这回答之后,江澄却并未如魏无羡所料显现出一副厌恶的神情,反倒弯起了唇角,似笑非笑的睨了他和蓝忘机一眼,然后将整个身体都靠在了蓝曦臣身上,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缓缓的开了口:“是吗?”




 




顿了一顿,又道:“那么,叫声大嫂吧。”




 




观音庙内众人都被这一信息炸的呆愣在地,只有蓝曦臣眼里瞬间被惊喜所填满:“晚吟……”




 




FIN




 




 大型打脸现场,请不要吐槽我。










评论

热度(102)

  1. 叶子易贰尔久 转载了此文字
  2. wwwoday郭炜炜家的小透明 转载了此文字
  3. 易贰尔久郭炜炜家的小透明 转载了此文字
    魏无羡:我拿你当师弟,你却成了我大嫂江澄:怎么滴!快叫大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