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守护

曦澄向,早已结为道侣,有个五六岁的小团子,小名就叫团团(●°u°●)​ 」,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日常

     十月初,凉意开始袭人了,莲花坞的满池荷花也开始谢了,但午后的暖阳实在是太暖和了点。搬了椅榻在院落中晒太阳的三个人如是想着。

      小团子实在不是个安分的娃,四处乱跑,一双杏目亮晶晶的,软暖的阳光轻轻晃在他的小脸上,照得那无邪的笑意都带着点光。

       然而榻上腻歪在一起享受阳光的两个人,一个一脸温柔的笑着在另一个耳边轻声说着话,一个耳尖泛着红满脸嫌弃身子确放松的往后靠。
    
     '噗,晚吟~'
     '笑什么呢你!'

     看着怀中的人还在闹别扭,想哄着来又想继续看他炸毛,怎么就这么可爱啊!蓝曦臣笑叹了口气,刚想继续逗逗怀里炸毛的人,小团子软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父亲,是爹爹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猝不及防被问了这么个问题的蓝曦臣愣了愣,而后笑得更开心了,深邃的眼眸盛着满满的暖意,不自觉就收紧了抱着怀里人的手

     '团团,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啊?'
     '因为父亲在爹爹在时就一直抱着爹爹不理我啊。。'

    怀里的人脸腾的就红了,挣扎着就要起身,去安慰那个不知何时不再玩闹而是带着点委屈看着他们的小团子,小团子睁着双大杏眼委屈巴巴的,小嘴儿也瘪了,似乎对于父亲爹爹只顾腻歪不理自己感到异常不开心,觉得阳光都不暖了

   蓝曦臣却一把按住了怀里人,顺带偷亲了一下耳尖,不理会怀里人的反抗,看着面前的委屈的小团子,一本正经的严肃的却又似带着万分温柔的道:
    
     '当然是你爹爹最重要了。'

     怀里的人瞬间就愣住了,微微睁大的杏眼有着不可置信,却又马上被惊慌取代,整个人立刻就想向小团子扑去,
     '蓝涣,说什么呢你!'
     '团团,你别听你父亲瞎说!'

     '晚吟,我说的是实话啊,对我来说,你最重要。'
    
      制住怀里人的动作,伸出手摸摸小团子的脑袋,看着团子眼中打着转的眼泪,爱人疑惑又有点恼怒的眼神,只觉得,十月初的阳光实在太温暖了。唇边笑意加深,眸中的柔情被午后的暖意染上了点点光,深吸了口气,缓言道:
       '因为团团由爹爹守着呀。
       无论发生什么事,爹爹都会好好保护团团的。
       所以,
       父亲最想最需要做的是好好守护爹爹啊'

       懵懂的小团子听着父亲的话,似懂非懂,大大的眼眸看着笑得温柔的父亲和眼眶突然泛红的爹爹,一把抓住自家爹爹的手,软软的童音带着坚定道:
     
       '那等我长大也要守着爹爹!'
      
       '那团团长大后要好好守着爹爹哦~'

       '恩!'

       '蓝涣、、、'

       '我在,晚吟~'

     十月初的阳光真的很暖啊,即使莲花谢尽,仍将暖意融进了骨子里,就像你一样,江澄默默的想着,不动声色的握紧了交插的十指,轻笑着刮了下小团子的鼻子。

——————————————————————————————

涣哥哥生日快乐吖!๛ก(ー̀ωー́ก) 

    

   

评论

热度(36)